網頁點播-(智能主機)
本地點播-(智能主機)
如點播下載太慢,請在[當前主機]處選擇主機。無法點播下載請點此報錯
 

  學生:慈舟普渡(之二)——千念萬念生死苦輪 阿彌陀佛極樂蓮邦。

  一、娑婆世界苦 切記要出離

  說起娑婆世界苦,人人都有切身體會,我也不例外。記得小時候,每當過年的時候,外公都愛說這樣一句話:年關到了。那時候因為年紀小,不知道年關是什麼意思,就知道過年了,有好吃的東西,尤其是有媽媽做的黏豆包和年糕,實在是太好吃了,一提起來都垂涎欲滴,可能這就是媽媽的味道吧。

  二O一六年春節,我體會到了年關的滋味,真是過年如過關,關關緊相連,一關過不去,極樂不現前。下面給同修們講幾個我的年關故事。

  年關故事一:老伴子跑了,我病了。

  二月五日,臘月二十七,再有兩天就過年了。這一天,有幾個四十年前教過的學生來看我,送走這幾個學生,我忘記了把門反鎖上,一轉眼,老伴子不見了。穿著單衣單褲,光著頭沒戴帽子,光著腳穿著我的鞋子跑出去了。我來不及多想,也來不及穿衣服,也穿著單衣單褲就追出去了。因為我的鞋被老伴子穿去了,我是穿著拖鞋追出去的。半個小時後,我把他追回來了,東北的寒冬臘月,凍得我倆瑟瑟發抖。頭兩天沒什麼反應,我暗自慶幸,這麼折騰,沒被凍感冒,我已經十多年沒感冒過了。正月初一那天,身體開始不適,發燒、咳嗽、全身乏力,走路腿軟發抖。過年那幾天,有客人來,我就坐起來陪著,客人走了,我就躺著。這場感冒,就像一場小瘟疫似的,拖拖拉拉一個多月才見好轉,現在已經痊癒了。這是我的第一個年關。

  年關故事二:十二小時的「坐功」。

  二月二十七日,正月二十,這一天,我跟老伴子說什麼,他都瞪著眼睛看著我,一句也聽不懂。下午,老伴子在沙發上坐了四、五個小時,你怎麼動員他站起來活動活動,他都一言不發,一動不動。到了晚上六點半,我想這樣再坐下去,他可能就不會站了。得趕緊讓他站起來,於是我拉著他的雙手,想把他拽起來。因為我的右胳膊使不上勁,我一隻胳膊往上使勁拉他,他使勁往下坐,結果一下子從沙發上掉下去坐到了地上。這下子更糟了,他一百七十斤體重,靠我一隻胳膊想把他旱地拔蔥,從地上拉起來,真是不可能。

  怎麼辦?只好在地上坐著,想給他挪個地方坐著都挪不動,又怕他坐不住磕著碰著,我把被子和枕頭都搬出來,給他圍起來。這樣,不管他往哪邊倒,都摔不著了。就這樣,我倆面對面坐在地上,他看著我,我看著他。到了下半夜兩點多,我們在地上已經坐了七個多小時了,他累了,我也累了,看著對面樓的燈都熄了,人們都進入了夢鄉,而我們倆還這麼坐著,這時心裡有那麼一絲絲酸楚,有那麼一絲絲悲涼的感覺。可是很快我就覺察到自己心態不對,你不是說過,要坦然面對一切磨難嗎?怎麼現在就酸楚和悲涼了呢?我馬上把念頭轉了過來,我告訴自己,阿彌陀佛就在你身邊,觀音菩薩就在你身邊,護法善神就在你的身邊,念頭一轉,精神頭就來了。

  我對老伴子說,我給你講坐佛的故事。我說,今天晚上,咱倆就是兩尊佛,你是一尊坐佛,為什麼呢?因為你的坐功好,現在你在地上已經坐了七個多小時了,今晚你就是一尊坐佛。我說我是躺佛,我坐累了,在沙發上躺一會兒,直直腰,所以我是躺佛。不管我說什麼,老伴子都面無表情,我躺在沙發上,可能是累極了,睡著了。老伴子看我睡著了,用兩個拳頭使勁的砸沙發,我醒了一看錶,我剛才睡了十分鐘。我和老伴子說,坐佛不讓躺佛躺著,那躺佛就坐起來也當坐佛吧。我坐在老伴子對面看著他,這時出了四句話,是這樣說的,「兩尊坐佛地上坐,我看你來你看我,何日西方極樂見,原來你我都是佛」。到了早晨六點半,我和老伴子在地上整整坐了十二個小時。在我倆的共同努力下,在佛力加持下,老伴子從地上站起來了。這是我的第二個年關。

  年關故事三:防不勝防,老伴子摔傷了。

  三月四日,正月二十六日,帶老伴子出去溜達(散步)。那一天他興奮異常,平時走路都非常困難,那天卻一路小跑,半路上撿了一根棍子,拿在手裡揮舞著,並由小跑變成了快跑。我一看,糟了,肯定得摔跟頭了,因為他跑起來根本剎不住車,跟著的人又攆不上他。眼睜睜的看著他摔倒了,而且摔到了道牙子上,臉和鼻子都摔破了,鼻子上有三道血印子在流血,好在胳膊和腿都沒有大礙,沒傷著骨頭,只是受了點皮外傷。我跟老伴子開玩笑,人家小學生大隊長的三道槓,都是掛在胳膊上,你的三道槓掛在鼻子上,真是另類。他聽了嘿嘿一笑,對著鏡子欣賞他的三道槓。這是我的第三個年關。

  年關故事四……

  年關故事五……

  ……

  上面給同修們講了幾個年關的故事,這是我自己剛剛經歷過的,有的故事能講,有的故事不能講,因為每個故事都涉及到人和事。如果講這個故事能傷到人,我不會講出來的。可能有同修不希望我把這些故事講給大家聽,我理解他們愛護我的一片好心,他們怕這些故事講出來之後,影響我的「光輝形象」。對於這個問題,我是這樣想的,我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老太太,是一個真真實實的人,我也有家庭,有丈夫,有兒女,有親朋好友,有同學同事,每天也都在過平平常常的日子,不管我出名前還是出名後,我還是原來的那個我。我一直想把一個不經過包裝的真實的我,一個原汁原味的我,呈現給那些信任我、關愛我的同修們,我不希望讓同修們看到一個戴著面具的假我,這就是我給同修們講這些故事的初衷和本意。

  下面,再給大家講幾個關於同修們的故事 :

  近一年來,有我熟悉的幾個老同修相繼往生了,讓我感到惋惜的是,他們有的大半輩子學佛念佛,可就是在最後關頭,沒有把握住這句佛號,關鍵時刻阿彌陀佛沒有派上用場。衡量我們學佛功夫的檢驗標準,就是臨終阿彌陀佛能不能真正派上用場。派上用場,你成就了,派不上用場,你這一生又空過了,又隨業流轉去了,真是太可惜了。不是你沒有遇到成佛的機緣,是遇到了機緣,因一念之差又當面錯過了,這是最最可惜的。舉兩個放不下的例子說明:

  例一:放不下家庭瑣事,耽誤了往生大事。這個老同修口碑非常好,是個有求必應的熱心腸人,曾給三百多人送往生,也曾領眾做過三時繫念法會,他日中一食已經十幾年了,在同修們眼中,這是一個很有修行的人。就是這樣一位老同修,最後一關沒有過好,問題出在以下幾個方面:第一,放不下家庭瑣事,耽誤了往生大事。老同修病重的時候,我去看望他兩次,我勸他要求往生,不求生,告訴他放下萬緣求往生。他說他放下了,我知道他沒有放下,或者是沒有完全放下。他還念著那些家庭瑣事,這是他往生的一大障礙。

  第二,遇緣不同,動了道心。這個老修行人緣很好,所以在他病重的時候,去看望他的人很多,同修們都以自己的方式去勸導他、安慰他。比如,有人勸他一心念佛求往生,告訴他如果你在這個世間還有任務,你的病就好了,這是阿彌陀佛把你留下來的;如果這個世間你沒有任務了,你一心念阿彌陀佛,阿彌陀佛就接你回家了。另一種勸導的方法是,告訴他你的病能治好,多吃營養品,多打營養藥等等,這樣的勸導可以說是在關鍵時刻動了道人之心,使他產生了強烈的求生欲望,他對往生產生了動搖,失去了堅定不移求往生的信念。這是他往生的第二障礙。在這裡,我要提醒同修們的是,去看望生病的同修,哪些話該說,哪些話不該說,千萬記住,寧動千江水,不動道人心!

  第三,往生前的環境、氛圍不清淨。我第二次去看他的時候,感覺環境比較亂,比較鬧得慌。比如電話的干擾實在太大,如果我們送往生,能不能關掉手機,非接聽、非掛出的電話,能不能放低聲音,不要可著嗓門喊,給往生者創造一個祥和溫馨的環境。如果整天都是亂糟糟、鬧哄哄的,往生者怎麼能夠安心念佛。這是他往生的第三個障礙。由於這三個主要障礙,影響了這位老同修的往生。

  例二:放不下面子,耽誤了往生大事。這位老同修學佛念佛幾十年,送往生在哈爾濱是出了名的,說話辦事乾脆俐落,送往生認真負責吃得起辛苦。記得十幾年前,我曾經協助這位老同修送一個佛友往生,是我給她打的電話,當時天已經黑了,這位佛友住的地方很偏僻,記得當時這位老同修已經六十多歲了,她是坐最後一班公車來到了這個她不熟悉的地方。這件事讓我和那位往生佛友的親屬們都非常感動,感恩這位老同修古道熱腸。就是這樣一個老同修,往生時走得也不盡人意,當然這是個人的因緣吧。

  她有四個主要障礙:一是愛面子。因為她多年送往生,見到那麼多人的生生死死,有走得好的,有走得不好的,她有一個擔心,怕自己往生時走得不好失面子。她這個念頭就錯了,妳還沒有往生,自己起了個往生時形象不好,怕別人看見了笑話的念頭,不要忘了一切法由心想生啊!這個老同修生病嚴加保密,不讓任何人知道,不讓任何人給助念,就讓女兒和兒子在身邊陪她念佛,兒女離開一會兒,她就生氣發脾氣。所以,愛面子,怕走不好別人笑話,是她往生的第一個障礙。二是習氣重。這位老同修習氣很重,執著心很重,而且是頑固的執著,固執己見,一輩子都說了算,聽不得別人的建議和意見。這是她往生的第二個障礙。

  三是瞋恨心重。修行者心不清淨、不平等,怎能順利往生?有同修去給她助念,她可能不喜歡某個人吧,不但發火,而且把助念的人攆出去了。到了這麼關鍵時刻,還帶著這麼重的瞋恨心,怎能往生極樂世界。聽說她讓兒子、女兒陪她念佛,女兒有事出去一會兒,她就生氣、發火,這是她往生的第三個障礙。四是一個「急」字耽誤了往生大事,她平時性格急躁,給別人送往生,她也急,不是怕吃苦,就是急,幾天送不走,她就會大聲嚷嚷,你怎麼還不走,你快點走吧。這回她自己往生,也犯這個急的毛病,恨不得阿彌陀佛馬上把她接走。可是我們要知道啊,過去老人在世時常說這樣的話,人來到這個世間,差一分不生,人離開這個世間,差一秒也不走。這是不以哪個人的意志為轉移的,你再急都沒有用,往往是愈急愈耽誤大事。不但往生者不要急,送往生的也不要急,要有足夠的耐心,把一切都交給阿彌陀佛,我們的任務就是老老實實念這句佛號,幫助往生者順利往生。「急」是這位老同修往生的第四個障礙。

  我給大家講這兩個老同修往生的實際例子,就是要提醒同修們,娑婆世界苦,切記要出離。怎麼才能出離?放下,徹底放下。廣欽老和尚說,貪戀世間的一棵草,你都不能往生。各位同修反思一下自己,你貪戀的何止一棵草?你能不能往生?你怎樣往生?你往生到哪裡去?你不用問別人,問別人沒有用,這要問你自己,這個主要你自己來做。我勸大家放下平時那些熱熱鬧鬧的花架子,老老實實的練真功夫。最後時刻,那些花架子一點都派不上用場,只有真功夫解決大問題。什麼是真功夫?阿彌陀佛是真正的真功夫。

  下面,再給大家舉一個放下往生的真實例子:

  二O一六年四月二十日午時,哈爾濱有一位老菩薩高品位往生極樂世界作佛去了,我在這裡隨喜老菩薩的功德。我和這位老菩薩可能是有緣吧,在她往生前的一個多月時間裡,我和她見了兩次面,通了三次電話。大約是一個月以前,有同修對我說,有一位念佛多年的老大姐病了,老人家有個願望,想見見我。我當即答應了。第二天去她家裡,這是我們的第一次見面。見了面我對她說,老大姐,該回家了,您對這個世間有什麼牽掛嗎?因為我去她家之前,聽同修告訴我,老大姐在自己拜佛時,求佛菩薩再讓她住世二、三年,這是她生死關未過呀,她有這個求,說明她還有戀這個世間的情,這是她往生的大障礙。為了幫助老大姐掃除往生障礙,我告訴她,把自己完完全全交給阿彌陀佛,要求往生,不要求生,求往生和求生雖然只是一字之差,但結果卻有天壤之別。我告訴老大姐,如果您一心求往生,陽壽到了,阿彌陀佛接您回家,如果這個人世間您還有使命,阿彌陀佛會給您增壽的;如果您求生,生求不來,還耽誤了往生大事,錯過了往生極樂世界作佛的機緣,您說多可惜呀!老大姐非常有智慧,這麼多年念佛沒有白念,關鍵時刻阿彌陀佛派上用場了。她對我說,您說的話我聽明白了,從現在開始我一定一心念佛求往生,我一定要去極樂世界作佛。老人家說到做到,這一個多月,真的是把心定在阿彌陀佛佛號上,這就叫做制心一處啊!

  老菩薩能夠高品位往生,除了她自己的因緣之外,還有一個重要原因,就是她的助緣好,她有一位善根深厚的好丈夫,有幾個善根深厚的好兒女。丈夫和兒女都是助她成佛的上上善緣,真的是非常難得,這麼多年,我還是頭一次見到往生的老菩薩有這麼好的助緣,這真是老菩薩的福報!

  這位老菩薩往生的前一天,也就是十九號的中午,我第二次去她家裡,這是我倆的第二次見面,也是最後一次見面。我進屋以後,老菩薩略顯激動,雙手合十在胸前高高舉起,口裡說:佛!佛!佛!我問她,大姐,您是不是見到佛了?她使勁的點了點頭,我看到她的眼角裡含著淚,我知道老人家要走了。臨離開時,我給老人家深深的鞠了三個躬,祝福老人家自在往生,普度群萌。

  老人家不是一個人往生的,她度了無量無邊的眾生,有形的、無形的,無法計數,老人家功德無量。

  我之所以把這件事說出來與大家分享,就是要堅定學佛人的信心和願心,榜樣就在我們身邊,而且是真實不虛的。我今天交流分享的題目是「千念萬念生死苦輪,阿彌陀佛極樂蓮邦」,我舉的幾個例子,既有生死苦輪,又有極樂蓮邦,我親愛的同修們,你們聽明白了嗎?看明白了嗎?

  二、千念萬念生死苦輪 阿彌陀佛極樂蓮邦

  我們的念頭從來沒有間斷過,問題是我們在念什麼?我們念的是和六道輪迴緊密相關的事,和了生死出輪迴一點邊都不沾,所以我們說,千念萬念生死苦輪,這是千真萬確的事實。上淨下空老法師近兩年來講經說法的重點是什麼?我理解有兩點:一點是教導眾生怎樣出六道輪迴,遠離生死苦輪;二是教導眾生怎麼念佛、學佛、作佛。這兩個重點你聽明白了,並且在日常生活中認真落實,你今生成就大有希望。聽明白了是難而不難,聽不明白是不難而難,大道至簡,原來如此。

  二O一六年轉眼過去三個半月了,時間是不等人的。新的一年裡,我們是碌碌無為空空而過,還是有所新的建樹。有同修問,什麼是新的建樹?依我之見,無比殊勝的建樹,無過於老實念佛,求生淨土,親近阿彌陀佛,要徹底放下,放下三界六道,決定一生成就佛道。現在世界動亂,人人沒有安全感,我們生活在這個時代是好事還是壞事?對於真正的念佛人來說,是好事不是壞事,讓我們的信心願心更加堅定,因為我們有依有靠,我們的依靠就是阿彌陀佛。我們是非常幸運的少數人,在這一生中能遇到佛法,特別是遇到易行難信的淨土念佛法門,遇到這麼好的良師益友,遇到這麼好的導師,遇到這麼多大善知識為我們表法,這樣的機緣到哪裡去找,到哪裡去遇?我們不用出去找,我們坐在家裡就遇到了,真是天上掉餡餅,正正好好就掉到我們頭上。但願我們能夠珍惜這百千萬劫難遭遇的大好機緣,如果是得到了不知道珍惜,失去了才知道珍貴,那可就悔之晚矣。

  今生能夠念佛求生淨土的人不是凡人,是過去無量劫中曾經供養無量諸佛,今生遇到這個法門能夠信願受持,這是得過去生中所供諸佛的加持。我們無量劫前就跟阿彌陀佛有緣,極樂是我的老家,彌陀是我的本師,今生緣成熟了,我們要跟著本師回老家。要回家就要把準備工作做好,什麼準備?往生的準備。怎樣做好往生的準備?每天都要想,生命是無常的,死亡很快來臨,所以我們必須提前把該辦的事情辦好,不能臨命終六神無主,手忙腳亂,哪裡還能想起念佛。每天睡前反省一次,我心裡還有什麼放不下嗎?還有沒有什麼罣礙?如果什麼罣礙都沒有了,就是現在死了,也是歸命淨土;如果心裡還有很多罣礙,還想著這件事沒辦完,那件事沒了結,還有這個放不下,那個離不開,這心裡的罣礙就成了你的生死冤家,到臨命終時就會來障礙你往生。所以,現在要提前把該辦的事情辦好,該交代的交代,該處理的處理,你要這樣想,再執著的東西,到時候一樣也帶不走,你執著有什麼用?這個世界是假的,你幹嘛把假的當真的。欣求極樂的欣不切,厭離娑婆的厭不足,是往生的障礙。只有厭離娑婆,才能欣求極樂。

  我們每個人都冷靜的思考一下,你每天都念什麼?你是在念生死苦輪,還是在念極樂蓮邦?我們的言語造作,我們的每一個起心動念,諸佛菩薩悉知悉見,還有一些天地鬼神也悉知悉見,這就是周遍法界。

  有人喜歡卜卦、看相、看風水,豈不知天下最好的風水,是你那顆純淨純善的心。心好、言好、行好,風水自然就好。要懂得相由心生,境隨心轉的道理。命運掌握在你自己手中。

  我們修佛修什麼?修無量壽;我們求佛求什麼?求無量壽;我們學佛得什麼?得無量壽;我們成佛成什麼?成無量壽佛。

  最後,供養同修們五首偈頌:

  「人身難得而易失,三途易墮難出離,失掉人身三途去,墮入三途悔莫及。」

  「勸君不要再猶豫,一句彌陀直念去,三藏經典他人悟,我要速登三摩地。」

  「吾師來娑婆,弘傳無量壽,講法一甲子,度化無量眾。」

  「念佛功德真心起,妄心念佛無意義,念佛功夫不得力,名聞利養要遠離,能把妄心換真心,今生必定證菩提。」

  「今日世間來示現,明日回歸我家園,菩薩表法度眾生,時時刻刻無間斷,何為苦來何為難,無非都是在表演。」

  慚愧弟子劉素雲頂禮,二O一六年四月二十一日。

  老法師:我們大家剛才讀完了劉素雲居士的報告,很難得,她的功夫、境界不斷的在提升,時時刻刻在提醒我們。

  這兩天我還跟同學們談到,學佛最重要的,是要認識佛經上給我們說的真跟假,什麼是真的、什麼是假的。為什麼特別提出這兩句?大乘經上告訴我們的,世出世間一切法,講真的,真是永恆存在,講假的,假是剎那生滅,凡是生滅法都是假的。我們現在知道了,這是量子力學家給我們提供的,他們這個幾十年的研究、觀察,看到的現象告訴我們。物質是什麼?這宇宙當中三個祕密,物質是什麼?念頭是什麼?自然現象是什麼?近代的物理學家都在研究這個問題。這三個宇宙的祕密,第一個被揭穿了,第一個就是物質,物質是什麼?德國人科學家普朗克他的報告,告訴我們,根據他研究的結論:這個宇宙之間根本沒有物質這個東西存在。物質現象是什麼?是從念頭在高頻率波動之下產生的幻相,這叫物質。這個高頻率的波動是根本不存在的,這幻相不存在的。

  像我們今天看電視,這就是高頻率,我們電視的畫面,一秒鐘波動多少次?像幻燈片一樣,一張一張,這一秒鐘當中它換了多少張?這個大家知道,這很普通的常識,一百張。像我這個年齡,記憶很清楚,我們小時候看電影,那個電影完全是動畫,在放映機裡面,就是幻燈片。我這裡頭有沒有,看看。有,這就是從前電影裡頭用的底片。你看這一張一張的幻燈片,在放映機裡面,鏡頭打開,這一張打到銀幕上去,你看到了,鏡頭再關下去,換第二張,再打開,第二張,第二張進去。一秒鐘多少張?二十四張,我們看到電影裡面就像真的一樣,二十四張的動畫,一秒鐘。它的壽命,我們講它存在的時間,只有二十四分之一秒。那現在的電視,我們看到很逼真,因為這個電影你仔細看,它還在振動,還有點在振動,還明顯能看出來,現在看不出來了,為什麼?它頻率提高了。早年的電視黑白的,沒有彩色,黑白電視是五十張,比電影的底片快一倍,這是二十四張,黑白的電視是五十張,現在彩色的一百張。就是這個畫面的壽命,實際上是一秒鐘一百次的生滅。這一百次的生滅,哪一個生滅是自己?沒有一個是自己,全是假的。

  現在我們要問了,我們現前這些畫面,就是我們現實的感官,我們眼耳鼻舌身面對著色聲香味觸法,這個頻率多高?科學家告訴我們是很快的速度,沒有具體的告訴我們,但是佛經上有。三千年前,佛的弟子就向釋迦牟尼佛請教,這個事實真相是怎麼回事情。釋迦牟尼佛跟彌勒菩薩對話,佛就提出,心有所念,我們一般人起個念頭,我們自己感覺我動了個念頭,佛說,這個念頭有多少個細念,就是微細念頭。你看,我們這個底片在放映機裡頭,我們現在曉得一秒鐘是一百張,也就是一百個念頭,一百個念頭在這個螢幕上,我們看到好像真的有這回事情。

  再換在我們現實環境裡頭,這個頻率又更高,所以佛說,「心有所念」,起個念頭,「幾念幾相識耶」?佛這句話問了三個問題,多少個念頭,多少個微細的念頭,組成這一個念頭?這個我們現在懂了,就像電影那個幻燈片一樣,它是二十四分之一秒,一秒鐘有二十四張,我們才把畫面看清楚了。如果只有一張,你看不清楚,一張會看到什麼?我們可以做實驗,拿這個底片在放映機裡放,把它其他的統統塗黑,抹黑,只留一張,那就是二十四分之一秒,只留這一張。我們看到什麼?看到光一亮就沒有了,這光裡頭什麼東西完全不知道,它速度太快了。至少要二分之一秒,那也就是十二張組在一起,我們看到一個畫面,看到個人像,看到個樹的像,人像面目看不出來,看到個人,看到個樹木,看到一個建築物,因為它太快了,假的,不是真的。

  彌勒菩薩告訴我們,佛出了個問題,一念,幾個念頭?幾個相?幾個識?說的心意識。彌勒菩薩回答說,這一彈指,一彈指,速度快,一彈指,一彈指有三十二億百千念。三十二億百千,單位是百千,百千,一百個千是十萬,就是三十二億乘十萬,這一彈指。我們把它乘出來,是多少?是三百二十兆,就是一彈指有三百二十兆次的生滅。有這麼多念頭,有這麼多的形相出來。一秒鐘不是二十四張動畫,是三百二十兆張的動畫在一彈指過去。你把它當真,完全不知道這是假的。

  所以《金剛經》上說,「凡所有相,皆是虛妄」,一切法,這萬法,「一切法,無所有,畢竟空,不可得」。這不可得的假東西你放在心上認為它是有,這就大錯特錯,這天大的誤會。佛叫我們放下就是放下這些,假的放下。真的呢?真的不要去找,假的放下,真的就現前。真的是什麼?真就是自性,就是真心。真心現前,真心是什麼樣子?是一片光明,《華嚴經》上所說的大光明藏,那就是真心。淨土裡面講的,這是常寂光淨土,常寂光淨土就是法身,就是真的。這是什麼?它不生不滅,它能現一切相,我們這一切相都是它現的,它是能生能現,一切萬法是所生所現。所生所現是有生有滅,能現的不生不滅,能現叫自性,明心見性就是見到這個。

  見到這個就叫成佛了,見到自性本自具足,這惠能大師告訴我們的。具足什麼?具足無量智慧,智慧不是從外來的。佛有無量智慧、無量德能、無量相好,我們每個人都有,只是他障礙沒有了,他妄的放下,真的全現前。我們現在是真的有,妄的東西一大堆,把它障礙住了,它透不出來。這叫事實真相。所以佛叫你放下,放下,你的真心才現前,叫見性了,明心見性,見性成佛。成佛才算是真正回歸自性,我們把自己找到了,得大自在,得大安樂,再也沒有煩惱,再也沒有憂慮,再也不會做錯事情。

  佛是徹底放下,菩薩放下一半,還不徹底。菩薩是起心動念還有,分別執著放下了,他不分別、不執著,為什麼?他知道是假的,知道這是假相。整個宇宙,我們一般講十法界,在佛法裡講,遍法界虛空界,一切諸佛剎土,都是假相,都不是真的。所以不要執著,明瞭,不執著,不分別不執著,這就是菩薩;他還有分別,他沒有執著,這叫阿羅漢;起心動念、分別執著統統都有,這叫六道凡夫,這在十法界生死輪迴裡頭不斷的打轉,作惡夢,他醒不過來。

  所以,世出世間的聖人都教我們放下。放下什麼?我看得很清楚,這是智慧,我知道它是假的不是真的,就沒事了,就很容易放下。為什麼執著?一定要去要求?把它當真,認為它真有,這就錯了。菩薩出現在世間度眾生,跟眾生和光同塵,跟眾生一樣也得要做,那是什麼?那是演戲。我們以為他是真的,他不是,他是舞台表演,不是真的,他沒有執著,沒有起心動念,依照這些台詞、劇本來表演,他知道是假的,我們這些迷人以為是真的,不同就在這個地方。

  那佛法到最後是什麼?真的是歸無所得,假的得不到,真的,真的也得不到,真的裡面什麼都沒有、什麼都有,什麼都沒有它能現,但是能現的是妄的,你得不到的。所以假的要放下,真的怎麼樣?真的也別去理它,真的是常寂光。常寂光隨緣,有善緣,三善道境界現前,有惡緣,三惡道境界現前。不管現什麼,心裡頭都沒有起心、沒有動念,沒有分別、沒有執著,這就高明,高在這裡。這個事情說起來很容易,做起來很難,你能不起心不動念嗎?這太難了!修行就修這個,用什麼方法?無量無邊的方法,所以法門無量,統統都是修這個,就是教你修的,見色,在色上不起心不動念,聞聲,在音聲上不起心不動念。聽得清楚明白,看得清楚明白這是自性的智慧,這是本有的智慧,清清楚楚了了分明,不再執著,假的,不是真的,不可得。你想想看,一秒鐘它生滅二千二百四十兆次,二千二百四十兆,單位是兆,不是千,不是萬,一秒鐘就是它的波動的頻率是二千二百四十兆。所以這個我們一定要把它搞清楚。

  搞清楚,慢慢在這裡,日常生活都是練功夫,眼見色在色上練功夫,耳聞聲在聲上練功夫,吃飯的時候舌嘗味,在這上練功夫。練什麼?都是練不起心不動念、不分別不執著,這叫真修行。光講不行,要真幹,真幹就是六根在六塵境界上,練不起心不動念、不分別不執著。為什麼要練?因為它全是假的,沒有一樣是真的。妄不可得,真也不可得,都不能夠著相,真沒相,妄有相,相而非相,非相而相,這就對了。菩薩、佛在這裡頭現身給我們表演,教導我們,我們要會看,要會聽,要會學,會學就是在境界裡練不起心不動念。

  所以劉素雲居士這篇報告,對我們學佛的人說很有啟發作用,非常難得,她說的都很正確,在日常生活當中練功夫。

  我們後面還有一篇,自了法師的。

  學生:厭離娑婆、欣求極樂之四

  自了法師編輯

  三、怎樣才能保證臨終時順利往生到極樂世界

  (一)業成熟果報的次第

  我們都知道,來世去哪裡完全取決於自己的業,也就是依靠業的牽引決定來世的生處。從總體上看,造惡業會轉生三惡趣;造有漏善業會生到三善趣;修集淨業資糧可以往生到清淨佛土。我們從無始以來到今天為止,相續中已經積累了無量無邊的業。那麼,我們臨終的時候會受哪種業的牽引,下一世到底會在什麼地方受生呢?這就要看在臨終的時候,自相續中的哪種業先成熟,這個最先成熟的業就會牽引自己去相應的地方受生。那麼,臨終時哪種業會最先成熟呢?

  《俱舍論》中這樣講到:在自相續中許許多多的業裡面,重業最先成熟;如果有些業輕重程度相等,就看臨終時哪種業現前,這個業的果就會先成熟;如果幾種業在臨終同時現前,就看生前對哪種業串習的次數多,次數多的先成熟;如果有的業串習的力量也相同,就看造業的次序,哪種業先造,它的果會先成熟。

  對於這個道理,古德曾經用一個比喻這樣解釋:在一個碼頭上只有一艘船,但是有很多人要過河。這時,如果來了一個大官,因為他的權勢大、力量大,所以一定是他最先上船渡河;如果來的人權力相同,就看誰離船最近,就先渡誰過去;如果他們離船一樣近,就看誰跟船老大比較熟悉,熟人先過;如果都是熟人,就看誰先打招呼,誰就先上船。

  又好比說我要出門買衣服。但是服裝店很多,我到底去哪一家呢?如果平時對於某一家店情有獨鍾,特別信任,就會毫不猶豫、不加選擇的直接去那家買;如果都差不多,就看哪一家店離自己住的地方比較近;如果都很近,就看平常習慣往哪個方向走;如果在同一個方向、同一條街上,就看當時遇到什麼緣,譬如哪一家搞促銷,就會到那家去買。這樣就很清楚臨終時到底哪種業先成熟了。

  (二)淨業成熟的情況

  我們臨終的目標唯一是往生極樂世界,那麼,臨終的時候,能不能保證自己相續中的淨業首先成熟?現在我們依靠這種規律,來觀察一下就會知道。

  首先看看自己相續當中的淨業是不是最重,重於所有的輪迴染業?如果你淨業的成分非常大,平時根本不想輪迴裡的事,心心念念唯一想著阿彌陀佛,想要往生極樂世界,又一直不斷的念佛,迴向時心也很猛利,全部迴向於往生極樂世界,這樣非常精勤的積集淨業資糧,到臨終的時候,必定已經形成強大的勢力,這樣就決定能夠往生。

  如果自己的淨業不是最重的,平時造的淨業和染業的勢力均等、不相上下,那就要看臨終時哪種業先現前,也就是遇到的緣能夠把哪種業引發出來。如果當時能夠遇到善知識、善道友,在一旁提醒自己一定要求往生,要憶念阿彌陀佛,並且給自己助念。依靠這種因緣,自己的心能夠轉到求生極樂淨土上面,能夠提起念佛的心,由於自己現前的心已經緣在淨土方面,一心念佛,這樣也能往生。

  如果臨終的時候,淨業和染業同時現前。比方說,道友們在助念,自己的家人在一旁哭哭啼啼,結果自己的心既想往生又放不下兒女,這兩種心同時現前。那麼就要看自己平時在哪方面串習得比較多一些。如果自己平時很多時間用在念佛方面,心裡想阿彌陀佛,想往生極樂世界的次數多一些,那麼,這時求往生的心就會先冒出來,能夠回轉心意,緣在念佛上面,從而實現往生。

  如果平時串習的力量也是一樣的,就要看染業和淨業當中哪種業先造。但是這就很難把握了。

  這樣分析完,一方面能清楚的知道,按照現在自己的真實狀況,到底能不能往生?另一方面也會明白,該怎麼做才能保證自己臨終時能夠往生。下面我們把這個問題展開來具體講講。

  (三)淨業最重,決定往生

  為了能夠更有把握、更穩妥的往生到極樂世界,現在必須做好最充分的準備。古人也說:「欲得其中,必求其上;欲得其上,必求上上。」所以,我們要以最保險的方式去做,這樣往生的把握就大。最保險的就是從「重業」下手,讓自己相續當中的淨業成為最重。這樣到臨終的時候,自己的心識才會被淨業的力量牽引,往生到極樂世界。徹悟大師曾經說過:「吾人生死關頭,唯二種力:一者心緒多端,重處偏墜,此心力也;二者如人負債,強者先牽,此業力也。」也很明確的指出由重業、強力牽引心識的道理。

  (四)重心修淨業

  怎麼才能讓自己相續中的淨業成為最重呢?首先要知道業的輕重依什麼來決定。對此,徹悟大師說:「業力最大,心力尤大。以業無自性,全依於心。心能造業,心能轉業。故心力唯重,業力唯強,乃能牽生。」意思是說,業沒有自性,它的強弱、輕重等完全由心決定。因為心能造業,也能轉業,所以心的力量最重。以重心就能形成強大的業力,眾生就是被這種業的力量而牽引受生的。如果學過唯識的教法,就會很清楚這一點,這個世界上力量最大的莫過於心。所以在造業方面,心的力量愈強,所集的業就會愈重。

  徹悟大師又說到:「若以重心,而修淨業,淨業則強。心重業強,唯西方是趨,則他日報終命盡,定往西方,不生餘處矣。如大樹大牆,尋常向西而歪,他日若倒,決不向餘處也。」意思就是,如果你以最殷重的心,來修集淨業,那麼淨業的力量就會很強,會成為重業,必定趨向西方極樂世界。到臨終的時候,決定能夠往生西方淨土,而不會生到別的地方。這就像大樹或者圍牆,平時一直向西邊傾斜,等它倒下來的時候,也一定是倒向西邊。它的重心就在西方的緣故。這樣就知道,想讓自己的淨業成為重業,平時心裡的重點就要落在西方淨土,對此念念不忘,到臨終時才會有強大的力量,牽引自己往生極樂世界。

  (五)信願深切,淨業則重

  具體該怎樣以重心修淨業?徹悟大師又說到:「何為重心?我輩修習淨業,信貴於深,願貴於切;以信深願切故,一切邪說,莫能搖惑,一切境緣,莫能引轉。」這就是告訴我們,修習淨業的時候,要想讓它的力量最重,關鍵是信心要非常深厚,願力要至誠懇切。有了足夠程度的信願之心,那麼,無論是聽到一些非理邪說,還是遇到輪迴當中各種的順緣、逆緣,自己的心都不會動搖,只會一心堅定的趨向西方。

  這樣就知道,我們要在信願行的強度上用功,要讓自己內心深處真正對阿彌陀佛有強烈的信心,對往生有特別懇切的希求心,要讓這種力量完全勝過對娑婆世界的意樂。所以,首先要生起真實無偽的信願,然後每天不斷的加強它。能夠這樣做,讓自己的心完全專注在這上面,那麼心的力量就會不斷的增強。通過幾年、十幾年成千上萬次的串習,你的信願就會達到強有力的程度,到臨終的時候,決定會成為重業,牽引你往生到極樂世界。

  (六)信願深重的根本是出離心

  怎樣才能有深重的信願呢?關鍵在於出離心。為什麼?要知道,信願不足的根本原因是耽著世間,愛重娑婆。因為愈是耽著輪迴世間的事,愛重娑婆世界的享樂,與它相反的心——看破世間,放下娑婆,希求極樂的心必然會愈薄弱。因為欣樂和厭離是截然相反的心態,對輪迴有欣樂之心就決定不會厭離;而生娑婆和生極樂也是完全相反的兩條路,只要對娑婆深深貪戀,就決定不會欣求極樂。相反,如果生起了真實無偽的出離心,不再貪戀輪迴,那麼你所造的業決定不會再隨順輪迴,這樣就遠離了往生的違品;再加上對淨土法門愈來愈深入的了解、串習,決定會生起真實到量的信願之心,也就具足了順緣。如此一來,念佛,修集淨業資糧就會很有力量,因為心的方向已經決定。這樣出離心愈強,求往生的心就會愈重,你所修集的淨業就會相應的成為重業,到臨終時必定牽引你去極樂世界。

  以上選摘自智圓法師《往生之路五》。

  很多人都有這樣的心理:一方面想去極樂世界,認為那裡很好,我要往生;另一方面又很貪著娑婆世界,認為輪迴世間的事也很好,也想佔有。實際上,這是非常矛盾的想法。真正觀察下來,他的心多半是重於輪迴世間,不是真正肯去極樂世界,這種情況是很難往生的。

  這是為什麼?因為對於我們取相凡夫來說,一個分別心沒辦法走兩條路線,不可能既在娑婆又去極樂。

  四、出離心和信願的關係

  (一)造集染業的根源是沒有出離心

  我們凡夫的心與生俱來會被世間的安樂吸引,會非常喜歡輪迴中的享受。無論是在物質方面還是情感方面,都抱有無窮無盡的幻想、計畫,這樣就會造下各種各樣的生死染業。

  為什麼會這樣貪著、追求不捨呢?要知道,心有一種規律,就是對於安樂、有功德的事物會生歡喜心,進一步會去求取;對於痛苦、有過患的法會心生厭離,進而捨棄。我們把輪迴看成了一個美好的樂園,認為世間當中有真正的安樂、幸福,也就是認識上出了問題。那麼,遣除這種顛倒認識的方法唯一依靠出生正確的認識——看清輪迴的真面目,確定輪迴完全是苦海、火宅,根本沒有絲毫安樂可言。如果你在見解上能夠完全抉擇到量,心態必定會隨之發生巨大的轉變。會從原來對輪迴世間的滿腔熱情,變得索然無味,能夠非常乾脆的把輪迴中的事全部放下,一心想要從輪迴當中脫離出來,這就是出離心。有了這種心,決定不會再貪戀輪迴,會極為有力的遮止一切追求輪迴的心,也就不會再造生死染業了。

  (二)厭離娑婆,欣求極樂就是出離心

  對於這個問題,我們首先要知道解脫和往生的關係。所謂「解脫」,指的是從惑業苦的繫縛中脫出來。對於我們五濁惡世的眾生來說,依靠自力解決這些我執、煩惱是相當困難的。但是依靠阿彌陀佛大悲願海的加持,一往生到極樂世界,就能徹底解決這些輪迴雜染法,從此只進不退,能夠很快成佛。所以說,往生就是解脫,這兩者是一樣的。如此一來,我們就把一個寬泛的解脫主題,明確的定位在往生淨土上面,正所謂「一門即是普門」,往生極樂是一成一切成,一了一切了的捷徑。在這上面成功了,整個解脫成佛的大事都能圓滿成辦。所以,修淨土法門,最開始一定要認清往生就是解脫,自己的解脫大事就靠往生來成辦,對此心裡要完全確定,這一點相當重要。

  這樣觀察下來,「出離心」就是看到輪迴過患,想要出離,知道解脫的利益,唯一希求。在這裡,把出離心的內涵配合在往生上:見到輪迴的過患,就是認清娑婆世界純粹是苦,毫無安樂,從而徹底的厭離娑婆;既然往生就是解脫,那麼希求解脫就成了希求往生。所以說,出離心就是厭離娑婆,欣求極樂的心。

  (三)出離心的作用

  有了真正的出離意樂——欣厭之心,就會像遊子想儘快回到家鄉那樣,一心期盼早日回歸極樂淨土。這樣你心上就會出現一個極大的轉變。原來對於娑婆世界非常愛重,對極樂世界則是無關緊要的態度,等到真正生起出離心的時候,就會完全反過來,變成重視極樂世界,不在意娑婆世界。也就是心上的比重會變成對娑婆世界的心最多佔百分之五,對極樂世界的心大於百分之九十五。如果這種心再進一步加強、加重,那麼你的心就可以全部從輪迴當中抽出來,一心求生極樂世界。

  所以要知道,有了真正厭離娑婆、欣求極樂的出離心,你的整個身心會完全被攝持住,你在行為上會唯一修集淨業。那時你會從早到晚,心心念念就是阿彌陀佛,就是極樂世界,無論吃飯穿衣、工作生活,包括睡覺的時候也不會忘記念佛。而對於娑婆世界裡的一切都只是隨緣而過。打比方說,一個人要回家鄉,在路途當中暫時住在一個旅館裡面,他一心盼望的就是啟程的日子早日到來,我好趕緊回家,而對於這個旅館絕對不會做任何長久的打算。同樣,如果一心想要往生,暫時生活在娑婆世界的時候,能夠吃飽穿暖心裡就滿足了,不會把世間裡的任何事情當成重點來做,也不可能在這上面還有很多追求。

  相反,如果你沒有出離心,只是在表面上信佛、念佛,對於娑婆世界的貪求仍然很多,心裡重視的還是輪迴裡的事,那麼,必定是信心淺,願力弱,造下的染業重,淨業輕,往生極樂世界就會成為相當困難的事。

  (四)你能往生嗎

  我們現在觀察一下自己的心,到底是往生極樂世界的心重,還是繼續留在娑婆世界的力量大?

  如果提到洋房車子、嬌妻美妾、升官發財、上網娛樂等五欲享受的時候,你心裡一點興趣也沒有,反而很想出離這些輪迴裡的染法,那就說明你黏附在這個世界的心力量很小。如果一提到極樂世界,你心裡馬上生起特別強烈的歡喜心、希求心,就想立即往生到那裡,有很深重的信願。對比這兩種心,結果發現對娑婆世界的心遠遠沒有求往生的心重,你就可以確定自己基本能往生。因為你心的重點就在極樂世界,在這股力量的牽引下,往生的可能性就很大。

  相反,如果一提到極樂世界,心裡一點觸動也沒有,念佛的時候也是散散亂亂、漫不經心的隨口溜下去,或者僅僅是趕速度、湊數字。表面上說我要修淨業、求往生,實際上想去極樂世界的心微乎其微,完全沒有力量。但是,對於娑婆世界就不是這樣了,錢財名利、感情子女、聲色享受……樣樣都貪,就連對幾件衣服、一點吃的東西,都有非常濃厚的興趣。像是每天非常精心的打扮自己,花很長時間布置房間,甚至買個東西也要精挑細選、費盡心思。至於聲色娛樂方面,那更是興致勃勃,玩得不亦樂乎,狂歡幾天幾夜都絲毫不會疲厭。如果你對輪迴的事有這麼濃厚的興趣,對娑婆世界的貪心這麼重,那就很危險,這就意味著你心上有無數根繩子緊緊的綁在娑婆世界,綁在你認為的美好事物上面。既然這個世界對你的吸引力這麼大,那麼你多半是要繼續留在輪迴裡了。

  (五)念佛不得往生的根本原因

  通過剛才的觀察,你屬於哪種情況?如果你對極樂世界的心很重,完全超過重視娑婆世界,很有把握往生,那就非常隨喜。但是,很多人會是後一種情況。雖然學了淨土經教,也在不斷的念佛,甚至學佛、念佛幾十年,可是按照上面說的標準觀察下來,還是存在很大問題。

  仔細觀察就會發現,儘管自己每天口中念佛,也發願往生,做善法之後也會說迴向往生極樂世界,但是內心深處還是貪著輪迴,心仍然陷在娑婆世界當中。其實念念造的都是輪迴的業,一生幾萬天累積下來,相續當中充滿了輪迴業、惡趣業。所以在你業的帳本上,輪迴的染業佔了相當大的比例,相比來說,真正能往生的淨業就少得可憐。輪迴方面的事情,只要黏上一點,十天、半個月心都下不來。無論是哪種五欲享受,一旦觸及,很快就圓滿了前行、正行、後行,而且數量多,持續的時間長,程度又特別的深。一遇到悅意的對境,不必刻意的作意,依靠無始以來的習氣,能夠任運的現起各種不清淨的心念,而且每一念都起得非常強。

  但是,對於西方極樂世界,對於修習淨業資糧,說實話,心的力量是很薄弱的。你可以捫心自問,自己一輩子有幾次發自內心的想往生?又有幾聲佛號是在真信切願的攝持下念出來的?所以,念佛不得往生是當前存在的一個很嚴峻的問題,也是很普遍的一個問題。

  其實,念佛不難,一句佛號大家口頭上都能重複。但是,真正生起信願是相當不容易的,必須真正從心底深處生起非常猛利的求生西方極樂世界的心。而現在的人大多不重視培養出離心,所以真正的信願很難產生。

  (六)重視往生,充分準備

  其實,我們一輩子修行,就是為了臨終的時候能夠往生,從而徹底解決生死大事。所以,真正有心的人,一定會把往生極樂世界做為自己一生當中最重要的事,必定會提前準備妥當。就像我們舉辦奧運會時那樣,七、八年前就開始準備了。因為非常重視這件事,所以方方面面都十分周到,這樣的結果必然會很圓滿。另外,你不要說我家人不信佛,很頑固,覺得談死亡很不吉利,到臨終時只會把我送到醫院等等,這些都不是最嚴重的問題。因為每個人都有智慧,如果你真正重視往生,肯定能想出解決的辦法,也必定可以擠出時間提前把這件事訓練好,絕對可以準備得非常完善。打比方說,有些女性特別在意自己的形象,無論生活、工作有多忙,家裡的事情再多,也絕對不會讓別人看到自己蓬頭垢面的樣子,必須花上幾個小時,從頭到腳打扮得非常好之後才出門。為此再辛苦也認為很值得,這就是因為她特別重視這件事。所以,關鍵就看你有沒有這個重視的心,是不是真的在意自己的生死大事。有了重視往生的心,一切都不成問題。

  (七)沒有出離心就不會重視往生

  怎麼才能重視往生這件事呢?這就要看你心裡到底是想解脫還是想要繼續輪迴?也就是有沒有厭離娑婆、欣求極樂的出離心。

  如果沒有出離心,對輪迴裡的事特別貪著,對於世間上的享樂是真心的喜歡,結果一有機會肯定會毫不猶豫的衝進去,絕對不會拖延。譬如,今天幾點鐘有球賽,或者有歌舞節目、韓劇、美劇等等,那是半分鐘都不能耽誤的,馬上湊到電視機旁,看得津津有味。或者今天要到哪兒去旅遊、去玩耍,或者吃大餐等等,在這些方面也是特別的積極主動,會滿腔熱情的去做。

  這樣下去,往生極樂世界的分量,在你心裡就會愈來愈輕,求往生的心也會愈來愈淡,在一切事情當中,它已經排到了最後。儘管幾十年前就開始信佛、念佛,口口聲聲說要去極樂世界,然而事實上,這些早已成為一種表面形式。念佛、修行成了一種簡單的敷衍,心裡沒有真實的求解脫心,沒有想往生的意樂。到最後,變成了每天例行公事一樣,應付著念完淨業功課就算完事。

  在這幾十年當中,每次念佛都發不起真實求往生的心,沒有一天好好修持過淨業資糧,也沒想過要提前給家人交代好臨終助念的事。每天都在為來世繼續流轉輪迴增添因緣,對往生極樂世界完全沒有準備。這樣,到死亡現前的時候,措手不及、驚慌失措,不必說往生極樂世界,能不墮落惡趣就很不錯了。很多人看到這種情況還怪阿彌陀佛:他一生精進修行,怎麼沒往生呢?這只是不懂道理的想法而已。自己根本沒有出離心,沒有信願,天天做的都是表面上的事,怎麼可能往生?

  現在很多人身上普遍存在這個問題,因為沒有出離心,導致生不起真信切願,所以根本不重視往生這件事。反過來說,如果有出離心,那麼一定會把這件事看成重中之重,必定會把臨終時的一切事情提前準備妥當。

  (八)一心決斷方能往生

  很多人都有這樣的心理:一方面想去極樂世界,認為那裡很好,我要往生;另一方面又很貪著娑婆世界,認為輪迴世間的事也很好,也想佔有。實際上,這是非常矛盾的想法。真正觀察下來,他的心多半是重於輪迴世間,不是真正肯去極樂世界,這種情況是很難往生的。

  這是為什麼?因為對於我們取相凡夫來說,一個分別心沒辦法走兩條路線,不可能既在娑婆又去極樂。當然,已經成就的人,意識化現多少都可以,一個去極樂淨土,一個在娑婆世界也沒問題。但是我們只能選擇一條路,想要往生極樂世界,就必須捨棄輪迴世間。

  因此,你的心一定要有個決斷,不能模稜兩可,想要腳踏兩隻船。必須要有徹底的出離心,就想從娑婆世界出去,往生到極樂世界,這樣才有希望往生。打比方說,如果覺得現在住的地方不好,想要搬到另一個地方去,那就一定要離開這裡,才能搬到那邊。這樣,心裡必須是真正想去,才會毫不猶豫的搬過去,一旦心裡猶豫不決,搖擺不定,就不可能搬過去了。同樣,想去極樂世界的心必須非常的決定,不能有絲毫的遲疑、動搖,必須有這樣的決定求往生心才行。

  所以我們要知道,雖然念佛法門是易行道,是每一個凡夫都能修成的。但是,要知道,如果你求生極樂世界的心,連吃一根霜淇淋的意樂都比不上,那也根本不可能往生。因為如果你吃一頓美食都是那麼的發自內心,那麼的真心實意,但是對極樂世界的心卻是那麼的輕、那麼的弱,顯然輪迴染業的力量已經遠遠勝過了往生淨業的強度。如果你能夠興致勃勃的花上幾個小時去逛街、買衣服,卻從來沒有為臨終做過準備,顯然臨終時現前往生助緣的希望非常渺茫。這一切都是沒有出離心導致的。所以說到底,念佛法門再容易,是仰仗他力的易行道,也不可能無條件往生。你必須努力培養出離心,才會有真正的信願,臨終時才會有把握隨淨業的力量成功往生到極樂世界。

  以上選摘自智圓法師《往生之路五》。

  老法師:自了法師這篇報告我們聽完了。智圓法師說得很對,為什麼念佛的人多,往生的人少?我們最近這兩年在一起學習,劉素雲老師她體會到了。這兩年,我講經也好,跟大家在一起學習也好,跟以前不太一樣。那就是這兩年講的是時時處處都提出往生重要,如果不能往生,我們所學的都落空了。輪迴太苦了!特別看到我們現前這個世界,這個世界的動亂愈來愈嚴重,有什麼值得留戀?但是,我們只要這個身體還留在這個世間一天,幫助一切眾生離苦得樂這個事情我們要做,雖做,不放在心上。我們全心全力去做,不居功,沒有任何貪圖,就是沒有名聞利養,這是我們該做的,行菩薩道,做個好樣子給別人看。

  佛法是積極,不是消極,那求往生不是消極嗎?不是的,求往生是最積極的。為什麼?到極樂世界,才有本事,才有智慧,像佛菩薩一樣分身無量無邊。無量無邊的世界,苦難眾生很多,我們都看到了,六種神通完全恢復。看到之後,像觀音菩薩一樣,眼到手就到了,有能力分身去,現在沒有能力。到極樂世界學這些本事,讓我們自性智慧德能完全現前,可以幫助無量無邊的苦難眾生。

  在今天,這個世界上,我們沒有恢復自性,自性的智慧德能不能現前,我們盡眼前的能力,也重視眼前的緣分。有這個緣分,能做多少就做多少,不必去計較,也不要放在心上,心上只有阿彌陀佛,把所做的一切功德迴向給往生極樂世界就對了。我做這個為什麼?不是為升官發財,不是為這東西,是為了要到極樂世界去的。我們在這個世界,換個身分,我是代表阿彌陀佛來做,我們的心都在極樂世界,沒有在這個世間。這就做得自在,就能得三寶加持,就能得祖宗的保佑。佛法不離世間法,世間法不礙我們求往生,這就對了,這是我們今天在此時此地應該要做的心態。

  今天時間到了,我們就學習到此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