網頁點播-(智能主機)
本地點播-(智能主機)
如點播下載太慢,請在[當前主機]處選擇主機。無法點播下載請點此報錯
 

  學生:慈舟普渡(之四)——聽師教誨 反思自己

  二O一六年四月二十日,《科註》學習班第二百一十二集,自了法師的學習心得報告「厭離娑婆,欣求極樂之二」之後,師父上人有一段非常重要的開示,不知可否引起同修們的重視?我聽了之後,感到了心靈的震撼,師父老人家實在太慈悲了。我問自己,何德何能妳今生遇到了這麼好的導師?妳用什麼來報答師父上人的深恩大德?

  在這裡,我想重溫一下師父上人這段開示的內容。這段話是我聽光碟時記錄下來的,文字不一定完全準確,但基本內容不會有差錯。

  師父上人的開示是這樣說的:

  人無量劫來在生死輪迴中討生活,輪迴就決定免不了,冤冤相報沒完沒了。再回頭看看自己,這一次到人間來,幾十年了,一彈指就過去了,往下到哪裡去?是繼續搞六道輪迴呢,還是永遠脫離六道輪迴?起這個念頭是正念,這個念頭之外叫邪念。正念裡面的第一念就是念佛求生淨土,這個緣不容易遇到啊!真是百千萬劫難遭遇啊!這句話不是形容詞,完全是事實真相。佛法、淨土法門,就是當生成就的大法,超過八萬四千法門,超過無量法門。我們有幸遇到了,依照世尊在大乘經裡頭常說的,凡是有緣遇到淨宗,這個人都是曾經供養過無量諸佛如來,這一生中得諸佛如來的加持,你才有機會遇到。

  遇到了好啊,可是雖然是好,我們的大環境看看,大環境是什麼?法弱魔強,你能夠敵過現在這些妖魔鬼怪的誘惑嗎?這個就是經教裡常說的七情五欲。過去確實沒有這麼大的干擾,我學佛六十年了,想想前面的一半,前面三十年有誘惑,不是很嚴重,最後這個三十年太可怕了。科學愈來愈進步,誘惑的力量愈來愈大……今天給你講正法,給你講因果,沒人相信,反過來他指著你,你迷信,你怎麼迷到這種程度?幾個人能真正相信?那是善根深厚的人,法緣很殊勝的人,遇到正法,遇到善知識,遇到好的同參道友,難啊,真的很難啊!

  師父上人的這段開示,可以說發自肺腑,把話說到家了,如果再聽不懂,可真的是沒救了,對於這段開示,我們要入耳入心啊!針對師父上人的這段開示,我深刻的進行了自我反省,一個問題一個問題的對號入座。我給自己提出了這樣幾個問題:

  第一個問題:妳對厭離娑婆的厭,是真的厭,還是假的厭?妳對欣求極樂的欣是切還是不切?總而言之一句話,就是妳的生死心、出離心究竟達到了什麼程度?不認真反思不知道,一認真反思嚇一跳,對照自了法師的分享報告,我的生死心、出離心還有很大的差距,總想著,我還有明天,我還有明年,缺少緊迫感。記得我曾經跟大家說過,過去我們念佛要分秒必爭,現在念佛要秒秒必爭。這句話是我說的,但我自己又做得怎麼樣呢?按一般的要求還算湊和,按嚴格點要求,還有不小的差距,如果不認真反思,自己還有點沾沾自喜呢!多麼可怕的事情。

  第二個問題:來到這個人世間已經七十多年了,下一步往哪裡去?這個問題在我這裡是堅定不移的,脫離六道輪迴,脫離十法界,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作阿惟越致菩薩。這一點是沒二話可說的。重點是反思在具體落實上做得怎麼樣。不能把老實念佛求生淨土當作口號來喊,要在篤行上下功夫,說得具體一點,就是學佛要來真格的,不能擺花架子,就是師父上人所說的老實聽話真幹。反思自己在這方面做得怎樣?只能這樣說,一直努力在做,但仍有很多地方做得不到位或不盡人意,仍需繼續努力。

  第三個問題:妳是否珍惜今生所遇到的緣?我反思自己所思所做,我的回答是肯定的,我珍惜。我曾經多次說過,我今生有兩大幸事:一個是聞到了佛法,一個是遇到了老法師。一個人一生當中遇到正法多麼難得?遇到善知識多麼難得?遇到好的同參道友多麼難得?遇到引導我們成佛的導師多麼難得?而這些我都得到了,我怎能不珍惜這無比殊勝的法緣。尤其是遇到了老法師,是我一生中的幸中之幸,老法師是我的法身父母,是我的慧命導師。

  第四個問題:妳怎樣應對外面境界的誘惑?這個問題對我來說不難,因為我對名和利不感興趣,你想想,人生哪件事能離開名和利?感恩阿彌陀佛讓我在名利之外瀟灑自在的生活,從來沒有被名利所累。記得一九八四年,我調到省政府工作,曾經有人對我說,妳德才貌俱全,可惜妳不會用。那時,我根本聽不懂這話是啥意思。也有人跟我說,只要妳聽我話跟我走,一年之內給妳弄個正處長當。我說,就是給我弄個正省長當,我也不跟你走。有人說我不識抬舉,我說誰識抬舉你找誰去。有人說,看著妳挺溫柔的,怎麼一遇到事兒就那麼倔呢?我說,既然你領教了我的倔,那就離我遠點,更倔的還在後頭呢。

  為什麼現在那麼多官員落馬?就是一個字貪,貪財貪色,過不了美色關,過不了金錢關。我也曾經遇到過涉及金錢的問題,但我都順利過關了。記得有一次給某企業解決一個難題,問題解決後,企業很滿意。第二天派專人來表示感謝,拿一個牛皮紙口袋,看樣子是裝著錢。我和送錢者交涉了四十分種,終於把他說服了,他同意把錢拿回去。最後,他說,劉大姐,我送妳一句話吧,我說一句話我收下。他說,妳真是我黨的好黨員。我說,你送我這一句話,比送我一百萬人民幣都值。說實在的,做為一個黨員,我不能給黨爭多大光,但也不能給黨抹黑呀。

  上面,是我聽了師父上人開示之後,反思我自己的一些體會,不知同修們聽了之後,是否有一些觸動和感受。但願我的反思能夠起到拋磚引玉的作用,使同修們對師父上人的開示能有進一步深刻的認知,並在今後的修行過程中認真落實。

  今生不成佛不足以報師恩。這一段時間聽師父上人講《大經科註》和科註學習班,感覺師父上人有些疲勞,心裡真的很心疼師父,感到非常慚愧,師父這麼大年紀了,還仍然堅守在第一線講經說法,讓我這不孝弟子汗顏。

  我已經兩年多沒去香港看望師父了,真的非常想念老人家,不是我不想去看望師父,家事纏身,寸步難行啊。我上一次去香港是二O一四年三月,那一次是趕上師父過生日,也不是專程去給師父祝壽的。今年,聽說很多同修都以為我一定去香港給師父祝壽,為了讓同修們安心,我在學習班心得交流稿的後面,明確告訴大家,我不去香港給師父祝壽,可是仍然有人不相信,說有照片為證。請大家仔細看看,那張照片是二O一四年師父過生日時照的。在這裡,我要告訴大家,我為什麼不給師父祝壽,我知道師父的壽不是祝出來的,是他老人家六十幾載學佛修出來的。我們只要認真聽師父的話,依教奉行,師父自然會長壽的。因為他不捨一人啊!

  我勸大家好好聽師父講的《大經科註》和大經科註學習班上的每一次的開示,不要以為師父說的這些和你無關,或者離你還很遠,不是的呀,這些就是為你而說的。對我來說,我認為師父的每句話都是為我而說,都是對我的諄諄告誡。師父告訴我們,什麼是我們的生死冤家?就是心裡的那些掛礙,如果你的心裡還有許多掛礙,還想著這件事沒做完,那件事沒了結,還有這個放不下,那個離不開,那這些個心裡的掛礙就成了你的生死冤家,到臨終時就會來障礙你往生。所以要提前做好往生的準備工作,該交代的交代,該處理的處理,該了結的了結。不要等到臨命終時再去交代、處理和了結,那就來不及了,沒有機會了。在我見過的臨命終者,大多是氣短力衰,想說的話說不出來,想表達的意思表達不出來,在這種時候,臨命終者往往是著急、生氣,一旦生起瞋恨心,就必墮地獄無疑。所以,我們要在臨命終前,把一切準備工作都做好,真正做到萬緣放下,老實念佛求往生,這就對了。如果還有一點點放不下,那就糟了,那可就把往生大事耽誤了。

  為什麼放不下?不知道這個世界沒有一樣東西是真的,包括我們的身體也是假的,也要丟掉。牢牢記住,「凡所有相,皆是虛妄」,「一切法無所有,畢竟空,不可得」。所以,現在我們應該做什麼,不應該做什麼,一定要認識清楚。我們應該做的就是全心全力放下萬緣,別人讚歎不必歡喜,別人毀謗不必在意,一切境界都是過眼雲煙,抓住一句佛號念佛成佛才是真的。

  上面說到有關往生的問題,下面我想再說點關於送往生的問題。前些時師父上人也在開示中提到了關於送往生中存在的問題,這個非常重要。關於送往生,我過去已經講過幾次,我所講的僅供同修們參考。過去講過的我在這裡不再重複,今天我想重點說說給往生者開示的問題。第一,抓住開示的重點。不管是往生前還是往生後,開示的重點都是勸他老實念佛,求生淨土,親近阿彌陀佛。開示時要精神集中,語言精煉,不可冗長。第二,要專人開示,不可多人輪流開示,開示時不可感情用事,不要因為開示者的語言不當,牽動往生者的情執,耽誤和影響往生者的往生大事。第三,評功擺好式的開示不可取。比如有的開示者極力讚歎往生者,為其評功擺好歌功頌德。這樣做的結果,如果是在往生前,容易引起往生者的傲慢之心,如果是往生後,假如這位往生者沒有往生極樂世界,容易引起往生者的瞋恨之心。他會想,我做了那麼多的好事善事,阿彌陀佛為什麼不來接我?一念瞋心起,百萬障門開,瞋恨必墮地獄,希望送往生的同修們注意這個問題。第四,送往生要尊重主法人,聽從主法人的安排。不能七嘴八舌亂嗆嗆,誰都想說了算。送往生事關重大,一個人一生就這麼一次機會,不能因為我們送往生者疏忽和失誤,誤了往生者的法身慧命。

  最後,與同修們分享兩首偈頌:

  遵師教誨

  反思自己

  對號入座

  悟道改過

  恩師教誨牢牢記

  修行路上不停息

  一句佛號綿密密

  一生成就證菩提

  慚愧弟子劉素雲頂禮。

  老法師:我們聽了劉居士的報告,她聽經沒有白聽,真聽懂了,真有省悟,這是很難得的。我想與她的年齡也有關係。人到七十歲之後,這一生已經過去了,七十以後還有多餘的,那真叫剩餘。我們怎麼處理?那就是秒秒必爭,萬緣放下。這個世界上的工作,弘法利生的工作,自己破迷開悟的工作,要不要做?一切都隨緣,有緣努力去做,幫助別人覺悟,幫助別人清醒過來,因緣、機會太難得了!百千萬劫難遭遇,我們遇到了,如果一失足,不小心一失足,要想到經上一句話說,三途一去五千劫。不是五千萬年,五千劫,別說大劫,就是小劫也不得了!這句話我們相信,佛說的不是假話,佛不騙人。佛一切是真實心中作,每句話、每個字都是自性裡頭流出來的,純真無妄,說實話,我們要知道。所以我們對佛的教誨,字字句句生感恩心、報恩心,怎樣才能報佛恩?依教奉行是報佛恩。

  素雲居士提到老師,我一生感老師的恩,如果沒有遇到三個老師,三個老師少一個都不可以。我的業障重,很不容易接受別人的意見,這三個老師,都是自己心目當中最佩服的老師、最嚮往的老師、最尊敬的老師。三個老師對我有特別的恩惠,沒有方老師我不會信仰宗教、不會學佛;沒有章嘉大師給我三年的基礎教學,我學佛根立不住,換句話說,遭遇的逆增上緣就會墮落,必然的道理,跟章嘉大師三年,明白了、覺悟了;沒有李老師十年經教,我就不能上台講經,上台講經利益自己的多,百分之九十九是自利,利益眾生一分,是真的不是假的。我這一生,就沒有遇到幾個像我一樣做學生時候的心態。「孝養父母,奉事師長」這是根!沒有這個根,遇到好老師也是枉然,為什麼?沒有恭敬心,就是沒有真正的依教奉行。老師會對你失望,這多麼令老師寒心。

  在這個時代,做老師的人,一生唯一的願望就是傳道。如果沒有人能夠繼承,他就是道到他這個地方斷絕了,後繼無人,他怎麼對得起他的老師?祖祖相傳,到我身上、到我這一代就斷絕了。於是乎我們就明白,真正好老師,晚年唯一一個念頭,期望能遇到接班人。

  淨宗,大道!大道當中的大道,接班很容易,接班人難找!為什麼?真幹的人太少了。海賢老和尚繼承他的師父傳戒法師,傳戒法師傳給他什麼?「南無阿彌陀佛」一句,囑咐他一直念下去,「明白了不能亂說,不能說」。這是傳戒法師給海賢老和尚的傳法,他接受了,非常認真幹了九十二年,一直到他往生。傳戒公的好學生,真的是聽話、真幹,也真的守住他老人家的教誡。明白了,明白是什麼?理一心不亂,明心見性,大徹大悟,一句佛號。遵守老和尚教誡,不說,一直到往生沒說。為什麼不能說?我們都明瞭。

  我這一生走的路子,章嘉大師教導我的,勸我出家,勸我學釋迦牟尼佛。釋迦牟尼佛一生,悟後就講經教學,四十九年沒有中斷,一直到入般涅槃。我記住老師的教誨,我知道老師的用意,為什麼教我們這樣做法。社會亂了,佛法衰了,沒有人幹了,這是個很苦的差事,尤其是前面的三十年,我學佛今年六十五年,前面三十年非常艱苦,後面這慢慢好轉。我留意傳法的人,還有沒有人發心學釋迦牟尼佛,放下名聞利養,放下貪瞋痴慢,老實念佛,講經教學,甘心情願過一輩子?我們看釋迦牟尼佛,一生沒有建道場,我明白了,不建道場,真正演出來給我們看,於人無爭,於世無求,大家可以包容。你繼承如來家業,如來家業就是弘法利生,能夠平安度過這一世。繼承我的人也要學我這些,真能放下,一生於人無爭,於世無求,把名聞利養斷掉。外面對我們這些讚歎,我們不敢接受,那些讚歎過分了,我們自己心裡清楚,樣樣不如人,智慧不如人,福報不如人,德行也不如人。只有老實念佛求生淨土,就這一個願望,希望走的時候,阿彌陀佛來接引,其他一無所求。對人平等,對事平等,佛怎麼教我,聖賢怎麼教我,我就怎麼做。

  這些年我們做團結宗教,有人批評我,批評我不老實,出家人讚歎外道,喜歡跟外道往來,提倡《弟子規》,《弟子規》是儒家的,不是佛教的。大錯特錯。真是佛菩薩保佑,一個星期之前,有同修給我一份資料,是阿育王刻在石頭上,釋迦牟尼佛一段教誨。內容是什麼?勸我們團結宗教,勸我們尊重別人的宗教,決定不能毀謗。我看了很安慰,罵我的人,釋迦佛,你看,立刻就給我回應了,我做得對,沒有做錯。只是釋迦牟尼佛這一段的開示,我過去沒有讀過,那我這麼多年來所做的,跟本師所說的完全相應,我還沒有錯。

  我的想法,佛陀那個時代,沒有資訊,沒有交通工具,所以佛的化身要遍一切處。佛教化眾生,不是自己想怎麼做就怎麼做,不是的,因人而異,隨機教學,他喜歡什麼,喜歡什麼身就現什麼身。觀世音菩薩三十二應,應以什麼身得度就現什麼身,應以基督身得度,他就現基督身,應以阿訇身得度,他就現阿訇身。佛無有定法可說,佛也沒有一定的形相,完全是恆順眾生,隨喜功德。所以在那個時代,就出現這麼多宗教。這麼多宗教,我的心目當中全是佛陀的化身,所以我提出「眾神一體,宗教一家,平等對待,和睦相處」。世尊的開示就這個意思,我們沒做錯。

  我們看到了,現在由於科技的發達、資訊的發達,地球變成一家人,那應該怎麼樣?應該所有宗教歸一。歸一,不一定是要一個宗教,不必,許多宗教我們一個理念,這一個理念就是六祖惠能大師開悟的時候所說的,「何期自性,能生萬法」。宗教是萬法之一,宗教有許許多多,是自性所現的。遍法界虛空界是一個自性所現的,這個自性是誰的?是諸佛如來的,也是我們自己的。講到自性,只有一個,沒有二個。所以,極樂世界是我自性現的,釋迦牟尼佛也是我自性現的,六道十法界是我自性現的,所有各個不同宗教也是我自性現的,講得通。我們的心量要拓開,心包太虛,量周沙界,我們希望宗教變成一家人,宗教變成一體,染污沒有了,分別沒有了,妄想沒有了,我們人人都能回歸自性,回歸自性就是無上菩提,就都成佛了。

  所以要讀經,經讀得不夠會有疑問,讀明白了、讀懂了,疑惑就化解了,經典的作用就是這個。修行的方法,八萬四千法門、無量法門,用天主教修行能不能成佛?能。成佛的道理很簡單,只要你六根在六塵境界上不起心、不動念就成佛了;還有起心動念,沒有分別執著,這就是菩薩;還有分別,沒有執著,這是阿羅漢。沒有說一定佛家大乘小乘、顯教密教、宗門教下,沒有說一定是這個,什麼法都能,八萬四千法門、無量法門,後頭還有個無量法門,都能成佛。

  我在沒有讀到世尊這篇開示的時候,在過去這十年當中我常常想的,雖然沒有證明,我想的是有道理。我認為我們中國孔孟、老莊、文武周公,都是大徹大悟、明心見性,不是佛也是大菩薩再來的,為什麼?他們說的東西跟佛法講的一樣。我們讀《莊子》,有一句名言,莊子說的,「天地與我同根,萬物與我一體」,這個話是不是佛說的?沒有明心見性說不出來,明心見性就是佛陀,在中國人稱他為聖人,他要是出生在印度,他就是佛陀。佛陀有個特徵,他們的東西無師自通,釋迦牟尼佛講四十九年經,跟誰學的?沒有老師,從自性流出來的。我們再看中國老莊、孔孟,他們說的話也是從自性流出的,他也沒有老師,所以都是自性。再看看《聖經》,摩西、耶穌、穆罕默德,穆罕默德不認識字,沒念過書,統統是自性當中流出來的。穆罕默德流出一部《古蘭經》,這是什麼人?在佛法裡面就是佛陀、法身大士,最低限度法身大士,地上菩薩,他們的東西從自性流出來。

  所以怎樣叫我們回歸自性?怎樣叫我們自性現前?方法無量無邊,只要你六根接觸六塵境界不起心不動念、不分別不執著,就是正法,如來的正法。我用《聖經》行不行?行;我用《古蘭經》也行,為什麼?聖人所說的。你明白之後,所有這個世間聖人東西都通了,仔細一看,他們是平等,在一個階層,我們的恭敬心生起來了。真的世界大同、天下太平,到哪?到極樂世界才是真的。那是什麼?回歸自性就大同了,沒有一法不同,為什麼?你肯定了一切法是自己自性變現出來的,跟自己是一體。

  我們看後面還有一份。

  學生:尊敬的恩師上人及諸位大德仁者:阿彌陀佛!

  慚愧不肖弟子妙音今日恭敬匯報的主題是「遇境信願足 此生登淨土」。特叩呈內容如下:

  緣起

  弟子四哥的同學、好友張清居士因患淋巴癌晚期,於二O一五年八月三十日(農曆七月十七)捨報,享年五十二歲,中陰身二七往生。弟子現將張清居士從生病到往生的過程記錄下來,敬呈給恩師上人及各位老師,不妥之處敬請批評指正。

  甲、生平—謹守孝悌 初聞佛法

  張清從小在農村長大,兄弟姊妹三人。他生前曾在鞍鋼附企耐火修造廠工作,下崗後,在私企寶德鋼廠當鉚工。我們從小是鄰居,住東西院,關係密切,如親人一般。身為長子的張清,從小就老實聽話,平時話語不多,見人總是笑呵呵的,一副憨厚可親的模樣。他非常孝敬父母,一九九八年父親去世後,把母親接到自己家中孝養。他待人誠實,寬厚忍讓,老實肯幹,對弟弟、妹妹非常關心、愛護,與領導、同志、朋友和鄰里都能和睦相處。

  弟子的婆婆於二O一三年正月初四捨報後,中陰身二七往生,他參加了為我婆婆做的三時繫念法會。二O一四年初,弟子大哥宋喜棟罹患癌症,他得知消息後,多次前來探望,並親歷了大哥從生病、治療到往生助念的全過程。其間,他參與了放生,和妻子一起皈依了三寶,並為他們意外墜樓的兒子立了牌位。大哥的助念既秉承佛法的理念,又將世法圓融在其中,對此他大加讚歎。在為大哥助念期間,他目睹了蓮友們為大哥精進念佛的情景,深受感動,看到大哥往生時面容安詳,全身柔軟,深感震憾。得知大哥往生極樂的消息後,他更是無比歡喜,心生嚮往。

  後因對佛法認知有限,加上工作繁忙,他並沒有學習經典、誦經、念佛。

  乙、罹病—惡疾纏身 再聞佛法

  二O一五年一月十日,張清發現脖子左側長一個鴨蛋黃大小的包,去多家醫院檢查,確診為惡性淋巴癌。他接受醫生建議,從三月十七日至五月八日做了三十次放療,花費七萬多元。醫生告訴他妻子,張清的病沒有治癒希望了。出於愛護,家人沒有把病情真相告訴他。三十次放療,不但沒見效,患處反而大面積潰爛,皮膚焦黑。張清身體消瘦,出院後又做了熱療,仍未見好轉,潰爛加重,氣味難聞。

  張清患病後,弟子一直關注他的病情,多次給哥嫂打電話詢問。得知張清的病沒好,反而愈來愈嚴重,弟子提醒哥嫂,生死無常,一口氣不來即為隔世,抓緊時間把佛法介紹給他。哥哥很為難,認為現在機緣不成熟,張清對自己的病很忌諱,家人也都回避。

  出於求生的強烈渴望,雖然前期的治療幾乎花光家中所有的積蓄,但夫妻二人仍不甘心,抱著最後一線希望,於七月一日來到北京中科院腫瘤醫院。檢查後,醫生告知手術做不了,還得回去化療。聽了這兩句話,張清如冷水澆頭,說了句:「沒想到,來北京,兩句話就把我打發了。」此時的張清心灰意冷,精神崩潰了。

  七月十五日,張清從北京返回後,哥嫂同弟子去看他。只見他脖子上的腫瘤爛得像菜花一樣,上面一層白膿,臭味難聞,人瘦得厲害,情緒低落。弟子極力安慰他,感到他的時間不會超過三個月。想到他的身後事尚未安排,時間緊迫,於是弟子再次跟哥嫂商量:「不能再等了,要讓他家人有心理準備,預備後事,如果機緣成熟,最好按佛法辦。」哥哥說:「這事我說過幾次,但他們沒表態。」

  當時天氣炎熱,張清病患處潰爛嚴重,令人不忍心看。張清人這麼好,病成這樣挺可憐,如果因緣具足,弟子就發心護持他,儘快把佛法介紹給他,讓他了解生死的真相,既幫他脫離苦海,又能讓他身後那麼多無形的苦難眾生,藉此機緣得度。

  除了妹妹之外,張清全家人對傳統文化和佛法沒有任何認知,把佛法介紹給他們很困難。張清夫婦的家親眷屬及同學、老鄉等和我家兄弟姊妹都非常熟悉,弟子的家人及幾位蓮友出於對我的愛護,勸我行事要慎重,不大贊成我介入,擔心此事一旦做得不圓滿,會影響雙方的感情,引起他人對佛法的誤解,建議把助念團介紹給他。於是弟子拜佛念佛,仰求佛力加持,如果因緣具足,弟子就依據經典,遵師教誨,義不容辭的護持他。在護持過程中弟子要善巧方便,既不讓張清及其家人生煩惱,也要顧及身邊人的感受。

  七月十六日,弟子頂著壓力,通過哥嫂把張清的妻子和妹妹請到家中,將張清來日不多的實情和盤托出,醫生對張清的病沒有回天之力了,再治下去也是徒勞無益。弟子把佛法和往生助念的殊勝利益向她們做了介紹,勸她們發心用佛法護持張清往生,她們考慮再三,同意按佛法在家給他送往生。她們不懂護持,擔心做不好,弟子就鼓勵她們:「不怕不懂,只要聽話就好。」弟子把大哥(宋喜棟)往生光碟交給她們,讓她們看十遍、二十遍。再三叮囑他妹妹:「妳有善根,一定要發大心護持哥哥,看了這個碟後妳就知道應該怎樣做了。」弟子又安排姑嫂二人,做往生助念的後續準備。

  第二天,弟子去張清家,委婉的向他說明了病情,他聽後顯得很平靜,這一結果在他預料之中。弟子深入淺出的向他介紹佛法,講念佛的殊勝利益,講輪迴苦、極樂樂,勸他萬緣放下,一心念佛求生淨土。最後他說:「我親眼見到大舅(宋喜棟)按佛法助念走得那麼好,妳那麼拼命護持他,小姨,我的往生大事全由您為我做主,按佛法走!」我把帶來的佛像、播經機、念佛機、視頻播放機和計數器送給他,讓他在家中二十四小時播經。弟子又安排張清家人給他的列祖列宗及有緣眾生立牌位,勸說他全家人誦《地藏經》、吃素,給他及有緣眾生迴向;又請幾個道場的蓮友們把誦經念佛的功德迴向給他;弟子身邊的幾位蓮友也發心早晚課給他做迴向。

  時值酷暑,張清的病患處發出腐臭味兒,極其難聞,往生時若是趕上三伏天,潰爛的皮膚會招來蚊蠅、生蛆。為解決這一難題,弟子經他人介紹,找到一位專門用膏藥治療膿腫和癌症的中醫,醫生告知貼上膏藥能將腐爛的肉拔下來,表皮結痂,臭味減少,還能減輕病人的痛苦。貼上幾副膏藥後,情況果然如此。

  接下來的幾天,張清的心情較好,飯量增加了,病情也穩定了一些,他開始安心念佛了。

  七月二十三日,我們兄弟姊妹一同去看望張清,把一部分錢交給他的妻子和妹妹做功德。張清夫妻收入不高,平時很節省,四年前用大半生積蓄買了新樓房,最近又治病放療,所剩無幾。但往生是決定亡者去惡道或聖道的關鍵時刻,事關重大,弟子便把握尺度,耐心規勸姑嫂二人量力做些功德。張清擔心自己沒錢、沒福報,不能像大舅那樣為眾生做功德。弟子勸導他:「念佛就是最大的福報,全家人吃素就是功德,恩師上人說:『吃素是最好的放生』,往生極樂靠的是願力和真誠心,身無分文佛照樣接引。你往生極樂,能帶走無量無邊的眾生,還能給世人做個好榜樣,這就是你最大的功德!」

  接下來三天,弟子和蓮友帶著他妹妹為他放生。張清病後,妹妹一直全力護持哥哥,為讓嫂子在家安心照顧哥哥,又不失去現在的工作,她放下自己的工作,代嫂子打工,把掙來的錢交給嫂子。弟子去後,把「海會聖賢」光碟、劉老師姐夫往生、大哥宋喜棟往生等光碟送給他,他都認真看了。他特別喜歡看大哥宋喜棟往生的光碟,反覆看了好多遍,他還聽了周廣大、韓昕彤、張善和等往生的案例。張清每天都精進念佛,念累了就休息,休息好了再念。弟子勸他妻子每天為他讀誦《阿彌陀經》兩遍、定課佛號,弟子代他寫好發願文和懺悔文,引導他如何發願、懺悔,提醒他一定用真誠心懺悔才受益,並把方法教給他妻子,讓他妻子帶著他發願、懺悔。

  之後弟子每隔二、三天去看望他,把經典和祖師大德的開示講給他聽,向他介紹六道輪迴苦不堪言的真相,勸他放下世緣,發大心一心念佛跟佛走。跟他聊天時,我常問他心中有何牽掛,他告訴弟子,放不下老母親,盼望老母親將來也能按佛法走,也去西方;他擔心妻子日後改嫁,小女兒受委屈;對這個小家也留戀,希望往生時能在家走。弟子勸導他:「首先你得到極樂,只有你成佛,才能幫助母親去極樂團聚,才能幫助列祖列宗、家親眷屬成就。」弟子還借用夫妻兒女的四種緣告誡他看破世緣,放不下就是你往生的大障礙。他妻子跟弟子說:「小姨,張清怎麼這麼願意跟妳聊天?一看見妳就特別歡喜。」我告訴她:「我向他介紹極樂世界的殊勝美好,介紹六道輪迴的事實真相,他聽明白了人沒有生死,只是換殼而已,他相信有西方極樂世界、有阿彌陀佛,我的話讓他看到了再生的希望,激發了他的厭離心,生起了對西方極樂世界的嚮往之心」。

  弟子又讓他把阿彌陀佛像立在眼前,看佛念佛,念累了就歇一會兒。提醒他:「臨終時就是這尊佛來接你,誰接都不走。一定活著走,中陰身險惡,一旦進入中陰身,一定要聽指揮、念佛。」然後跟他拉鉤,三擊掌。拉鉤表示今生一定去極樂世界,三擊掌表示一定把這句佛號念到底,這是我們以前的約定,接下來我帶他念佛。

  丙、捨報—執著掛礙 進入中陰

  然而接下來的二十多天,張清妻子對在家往生的態度有所改變。八月二十一日,弟子來到張清家,得知他妻子不同意在家裡送往生,擔心十二歲的女兒害怕,心裡留下陰影等原因。一九九九年八月的一天,張清妻子在同學家打麻將,十二歲的兒子與小朋友玩捉迷藏時,意外從七樓墜下身亡。這件事是他一生的痛,那些年他時常自責,覺得愧對兒子,每到清明、中元節和兒子生日那天,他獨自去兒子墳上痛哭,有時哭著就睡著了,不知不覺一天就過去了。女兒出生後情況才有好轉,所以夫婦二人格外疼愛這個女兒,生怕再有閃失。

  張清在哪往生家親眷屬意見不一,有的說送到助念團,有的說在醫院走,張清不想去助念團和醫院,只想在家往生。但因為妻子不同意,無奈之下,妹妹就想到了自己位於七樓已出租的舊房,勸嫂子考慮一下。此時的張清已經臥床不起,腫瘤部位又擴大了許多,生命垂危,後事一點頭緒都沒有,弟子有點著急了,真怕他一口氣不來,耽誤往生大事。見到弟子,張清艱難的說:「小姨,可把妳盼來了,求妳幫幫我、救救我!」面對張清的哀求,弟子默默的在心裡念佛求佛加持,苦口婆心的勸他妻子:「時間有限,妳一定得配合我,權衡利弊,趕緊做出決定,剩下的工作我來做。」經過努力,她終於同意在妹妹的舊房子給張清送往生。接著弟子又勸張清:「在哪往生並不重要,一定要隨緣,一個真佛子能否往生西方,關鍵在於是否真想去西方、真想見彌陀,只要你至誠懇切信願念佛,就是在路邊、垃圾場往生,佛也接引。」經勸導之後,張清勉強同意了,於是妹妹勸說租房者提前搬走,並支付了違約金。

  當天夜裡弟子做個夢,夢中和兩位蓮友來到一個很大的道場,看見一群群像難民一樣的男男女女,肩靠著肩,密密麻麻的坐著,身上背著大大小小的包裹,每個人手裡拿著黃紙,我知道那是空白的皈依證。有兩位男眾陪在弟子身邊,兩位蓮友在二、三米遠處跟著,弟子就在那些人的肩膀上跨著走,陪著弟子的那兩個人說:「妳終於來了,我們這裡大多數緣都熟了!想走!有幾位在這裡搗亂,破壞道場,妳快來吧,他們能聽妳的。」弟子說:「著什麼急?」他說:「不行!不行!我們都等不得了!」弟子心想,一定是眾生著急了,給弟子感應,要求做皈依。

  隨後是蓮花池的畫面,弟子看見一個大大的粉色蓮花花苞!

  八月二十二、二十三日兩天,早晨七點,先生開車拉著弟子來到張清家,催促他家人搬家,因為眾生急著皈依。

  接下來三天,弟子又連續去他家敦促張清妻子趕緊搬家,並和哥哥商量,把舊房子簡單布置一下。哥哥買來空調安裝好,又買來裝老衣服等往生備用品。這幾天,張清每次起來大小便,脖子裂口處就向外滲血,但他還是堅持自己大小便,直到臨終。

  八月二十七日搬家,由於張清身體虛弱,臨行前弟子提醒他家人上香,求佛加持不出危險,又叫來急救車,醫務人員把他固定在擔架上,臨走前,張清說:「佛像給我。」他緊緊把佛像抱在胸前,說:「這是我的佛!這是我的阿彌陀佛!」大家把他從六樓抬下,一路念佛,平安到達七樓。當天,張清患處動脈出血,他的母親和孩子也在場,老人家跪在地上哭,孩子也哭,這時張清大聲說:「媽!別哭,快念佛!快念佛!把孩子領走!」弟子姐姐也極力勸慰張清的母親:「您別哭哇,您哭兒子就更難過了,這時您一定幫兒子念佛。」經勸說,老人止住眼淚,帶孩子離開了。

  原定於八月二十八日給眾生做皈依,考慮張清家人要添置生活用品,就把日子定在八月二十九日。二十八日早上五點多,有位蓮友突然打來電話,再三要求來弟子家誦經念佛,弟子說:「等明天給眾生皈依後再念吧。」蓮友說:「不行,眾生要求去。」弟子只好隨緣。中午,弟子突然接到了張清妻子打來的電話,得知張清的患處動脈大量噴血,情況十分危急。我和蓮友們立刻趕過去,見到張清,我故意問他:「你現在血流不止,是送你上醫院搶救,還是念佛求往生?」張清表態:「血流盡了我也不去醫院,我就在這兒念佛求生極樂世界,小姨,妳給我助念!」我說:「張清,好樣的,你往生一定能成功!我這樣問就是考驗你,生死關頭是不是真想出離,是不是真不怕死,是不是真心想跟佛走。」然後弟子給眾生做皈依,和蓮友們誦經念佛,一直到傍晚,張清的病情逐漸穩定,血也止住了。

  大家走後,弟子留下來,陪他一同念佛。他很開心,晚上念佛時我鼓勵他:一定放下,不要牽掛母親、妻子和孩子,身後事有我們大家,你放心走吧。人沒有生死,只是換個殼而已,只要你真信切願,一心念佛,求佛接引,佛一定來接你。弟子再次跟他拉鉤、擊掌,張清說:「放心吧小姨,我一定活著跟佛走!」

  接下來我繼續陪他念佛,他很虛弱,一直閉著眼睛心裡念佛,我不時提醒他佛號不要間斷,他點頭或用眼神示意在念佛。

  生病前張清在外辛苦工作,回家後家務活都是親力親為,他乾淨俐落,非常剛強,生病後,一直獨自一人睡,不讓妻子陪,讓她照顧好女兒。當天晚上排尿時,我用後背頂著他的背,他妻子扶著,幫他坐起來,即使病成這個樣子,他還撐著自己接尿。

  第二天上午九點,張清妹妹勸我先回去休息,捨報前,張清的患處曾五次噴血,臉色蒼白,非常虛弱。他妻子焦急的說:「老公,去醫院吧?」他說,「不用!別慌,念佛!念佛!」然後他大聲念佛。下午三點,我又趕過去看望他,他神智清醒,仍然很虛弱,在心裡念佛。晚上他妹妹堅持讓我回去休息,臨走前,我囑咐她,要提醒哥哥念佛,佛號不要斷,遇到任何緊急情況,立即與我通電話,千萬不要觸動他。弟子不放心,晚上十點再次與姑嫂通話,妹妹讓我放心,說哥哥狀況還好。

  夜裡,他一直側臥,眼睛始終看著佛像,手拿計數器,隨著念佛機,心裡念佛。妹妹看著佛像問他:「哥,你就跟這尊佛走哇?」他說:「是!」捨報前十分鐘左右,他面色蒼白,全身出汗,胳膊上全是水珠,之後他開始大口喘氣,妹妹看到哥哥難受的樣子,安撫並提醒他:「哥,你要念佛!」聽了之後,他用盡全力,念了一聲「阿—彌—陀—佛」,隨後身體放平,微弱的吐了三口氣,於八月三十日(農曆七月十七)凌晨二點四十八分,清醒狀態下安詳捨報。隨即他妻子、妹妹把念佛機聲音放大,為他念佛,並通知我。

  接到消息後,弟子和幾位蓮友很快趕到現場,為張清助念。其他蓮友也陸續趕來,大家分班晝夜助念。約十三、四個小時之後,弟子勸導他:「張清,你的人生已到終點,我們給你助念十幾個小時了,離拔靈還有三十多個小時,你這個軀殼就要化為灰燼了。現在是你了脫生死脫離六道輪迴的關鍵時刻,沒有多少時間了,你要放下萬緣,趕緊念佛跟佛走。否則我們助念人員一撤,就無人護持你了,你要不走,中陰身特別險惡,四十九天當中你會孤獨無助,魔障重重,隨著業風飄來蕩去,非常淒慘,一不小心就墮入惡道。你沒有大舅宋喜棟那種緣分,有人帶你上道場為你四十九天精進念佛,你跟我發過願,想去極樂世界,現在得真刀真槍真幹!趕快回到蓮位上,把心定住,不要樓上樓下亂飄。萬緣放下,一心念佛,求佛接引。看見蓮花來了,一定上去!」

  大約十七個小時左右微微探視時,張清的手腳僵硬,他放下了臭穢的身體,但情執沒放下,於是弟子派人將他母親、女兒接過來,見他最後一面。得知消息後,老人家捶胸頓足,老淚縱橫,姐姐安慰她說:「現在您兒子往生成佛的時候到了,大家都在為他念佛,您這一哭喊,他就去不了極樂,會墮入惡道。兒子成佛了,在西方等您,將來您也去極樂世界,母子就團聚了。您真愛兒子就應該勸他把妳們放下,趕緊念佛跟佛走。」姐姐又勸孩子:「別哭,爸爸成佛了就能保佑妳。」見到兒子,老人非常堅強,說:「兒子,你放心跟佛走吧,我帶兒媳、孫女過,別牽掛我們!」孩子說:「爸爸,成佛是您自己選擇的,放下我,去極樂世界做佛吧!您說話要算數哇!」

  接下來蓮友們繼續念佛。助念現場的磁場非常好,種種瑞相,不可思議!在助念期間,有位蓮友親眼看到去世的姥姥登上蓮台;一位母親看到夭折的孩子跟她說:「媽媽,抱抱我,我要走了!」有位蓮友的女兒跳樓身亡了,恰逢中陰身,念佛時,她看到女兒高高興興的踩著蓮花走了……

  助念現場許多無形眾生要求做功德,說福報不夠走不了。於是姐姐當場發心為現場所有眾生做功德,其他蓮友紛紛隨喜。

  二十四小時之後探視,張清的身體柔軟,骨瘦如柴,身無便穢,但相貌特別醜陋,臉色蒼白,面部扭曲,令人恐怖,腫瘤已呈黑色乾癟狀,擴展至脖子和頭的後部,像一隻巨大的癩蛤蟆。於是弟子對患處進行了處理,把大塊的藥布,用高濃度酒精浸透後,敷在脖子上,避免腐爛生蛆,減少異味。

  當天下午,助念現場又有許多眾生紛紛要求皈依,於是弟子便給這些眾生做了皈依。

  九月一日凌晨,由於天氣炎熱,張清的身體不時散發出臭味,弟子在專心念佛時,姐姐告訴弟子,張清的肚子膨脹得很大,弟子隨即探視,發現他的肚子像一口倒扣的大鍋。見此情景,有些蓮友沉不住氣了,這時弟子提醒大家提起正念,不要著相,繼續念佛。

  早上五點多,蓮友們分班助念五十多個小時後拔靈,大家一路念佛來到殯儀館,舉行了親屬告別儀式,在誦經、念佛時兩位蓮友看到地上布滿了各色蓮花。

  丁、往生--信願具足 西歸淨土

  張清生前曾要求身後事一切按佛法辦,不搭靈棚,不扎紙活,不辦酒席,不收禮,全程吃素,請求四十九日內做七。

  於是下葬後的第二天,弟子將她們姑嫂請到家裡,教她們四十九日內如何做七,鼓勵她們不怕不懂,只要聽話就好,並為她們做出如下的安排:

  四十九日內全家吃素;逢初一、十五,去寺院做三時繫念;每天念《阿彌陀經》一遍。弟子問姑嫂二人:「蓮友們每天至少念一萬聲佛號為他迴向,妳們想怎麼發心?」她們考慮後決定每天念三萬聲佛號,每天早、中、晚三次勸導張清,內容如下:張清,你既然發願去極樂世界,男子漢大丈夫一諾千金,不能食言。你必須把我們都放下,把小家也放下,極樂世界啥都有,你放心走吧,我們一定能把老媽孝敬好,把孩子培養成人。你好好念佛跟佛走,將來我們大家在極樂團聚。

  九月五日,張清頭七,在助念現場,弟子喊他的名字,召請他的亡魂來到現場。弟子提醒張清:「現在你已經進入中陰身,中陰身險惡,你要安住在蓮位牌上,跟我們一起念佛。你放下臭穢的假殼了,但情執沒放下,精心營造的小家也沒放下。小家再好,跟極樂世界的七寶宮殿比,就是茅坑、垃圾場、牢獄。你不必擔心妻子再嫁女兒受委屈,她已答應你三年以後再考慮;你惦記老母親養老及往生的大事,她也承諾照顧老母親,臨終按佛法辦。你的列祖列宗、父母師長、家親眷屬、累劫冤親等眾都在等你救拔,你能成功,他們就能得救,連你最思念的兒子,也能因你的往生而得救。你的擔子很重,你要直下承擔,不能再錯過機會了!記得每次跟你談到生死的事,你都說,『小姨,我跟妳們老宋家兄弟姊妹沒處夠』,這些你也得放下,這也是你往生極樂世界的大障礙!你放下萬緣一心念佛先去極樂等我們,我們的業還沒了,還沒有你當下成佛的機緣,還要在世間了業,等我們業了緣盡,一定到極樂世界和你團圓。」

  弟子讓他妻子也勸他:「張清,你把我們都放下吧,趕緊上蓮花跟佛走,你成佛了,咱兒子才能得救哇。」

  在一七助念期間,大家至誠懇切的念佛,求佛接引,承蒙佛力加被,佛光注照,現場無比殊勝。張清曾附在一位蓮友的身上痛哭流涕,說他聽懂了弟子的提示,句句點在要害處,把他從迷惑中喚醒,打開了他的心結,他聽明白了,懺悔自己沒放下。

  九月十二日,張清二七,正值地藏王菩薩聖誕。助念前,弟子勸導他:「張清,現在已經是二七了,在這之前現場有那麼多眾生都藉你的機緣走了,蓮花來了,你為什麼上不去?你沒放下!有一絲罣礙你都走不了。」弟子呵斥他:「你生前發願說一定要去極樂世界,活著跟阿彌陀佛走,成佛後救度苦難眾生。你這麼好的緣分,大家這麼護持你,拼命給你念佛,修行多年的蓮友也不見得有你這麼殊勝的機緣!你不放下,不一心念佛跟佛走,就是假學佛!發假願!就等於騙佛,騙我們大家,你不走還得長劫輪迴受苦!你曾經對母親說過你沒盡孝,不能送終,你成佛了就是對母親的至孝!你擔心妻子再玩麻將,照顧不好女兒,她已在佛前懺悔不再玩了,你沒什麼可牽掛的了。生前你那麼渴望到極樂世界去,現在正是實現你往生大願的關鍵時刻。你接觸佛法才四十多天,就能發這樣的大願,要去極樂世界成佛度眾生,真難得!你了不起!加油,你一定能行!如果你成就了,你就是佛菩薩再來,所有的一切就是給我們做示現,你只要放下就成就了,你成就後一定給家裡人來信。」

  二七助念現場的情形極為感人,無比殊勝,不亞於拔靈前的助念現場。在佛力加持下,有蓮友多次感應到許多眾生走了。家屬、蓮友或跪或坐,至誠誦經念佛,求佛接引,許多蓮友在聲聲佛號中淚流不止,佛號不由自主從心中向外奔湧,彷彿整個身心與虛空法界融為一體,法喜充滿,不可思議!

  感恩三寶加持!感恩龍天善神護法的慈悲護佑!

  九月十九日,三七,弟子繼續勸導:「張清,如果你還沒有走,一定安住在蓮位上,提起正念,跟我們大家一起念佛,求佛接引。真的沒有多少時間了,生前你多次跟我表示,這世間太苦了,願意早點去極樂世界。既然這樣,你一定抓住這大好機會,趕緊放下,念佛跟佛走,否則七七一到,還是輪迴受苦。同時也提醒現場所有的無形眾生,隨我們一起念佛,跟佛走!」

  三七助念時,蓮友們發真誠心,將往生者當作自己的至愛親人,有形無形眾生融為一體,超越空間維次的阻礙,一心念佛,祈求大悲慈父慈悲不捨放光接引,祝願六道苦兒快登蓮台永出苦輪!

  十月十七日,張清七七,助念現場休息時,張清的妻子告訴大家,張清的徒弟張峰夢見了去世五、六年的外婆,夢中告訴他:「你不用掛念師傅了,你師傅已經成佛了。」張清的妹妹也告訴大家,在二七內的一天凌晨,夢見哥哥身著紅袍,偏袒右肩,結跏趺坐,坐在一粉色蓮花上,面帶微笑,相貌莊嚴;又有一位蓮友說,剛剛念佛時,看見眼前出現一扇形條幅,上面寫著「西歸圓」三個大字,上方還有一朵大大的蓮花。

  十月二十六日是張清往生的第六十天,這天恰逢他的生日,也是我們動筆整理資料的第一天,這天夜裡妹妹再次夢見哥哥,身披紅袍,偏袒右肩,臉頰豐滿,笑容滿面,大肚垂地,肚臍碩大。妹妹伸手去摸哥哥的肚子,問道:「哥哥呀,你的肩和肚子都露在外面,你冷不冷啊?」哥哥笑了,意念告訴妹妹:小妹累了,有事求我,我能幫你。

  十一月十二日,是張清往生的第七十四天,他的妹妹在某寺參加三時繫念法會,因主會場人多進不去,只能在齋堂參加法會。第二時念佛時,似睡非睡中眼前出現一幅扇形的畫面,哥哥坐在前面,大大的肚子,笑哈哈的,他家的祖先、眷屬坐在他身後,排成一排,約有二、三十人,後面是無量無邊的眾生,都在聽經,個個無比歡喜,場面非常宏大、壯觀。妹妹禁不住伸手去摸哥哥,同伴喚醒她說道:「妳不念佛,亂摸什麼?」隨即她聞到了陣陣香氣,回頭時看到了齋堂中的彌勒佛像,對同伴說:「我哥哥咋和彌勒佛一模一樣呢?」

  戊、總結

  一、如何發心護持

  (一)發心者如何護持

  發心護持者應以真誠心和慈悲心護持往生者,一切信佛、靠佛,即使遇到障礙也不輕言放棄,堅信只要無我,佛菩薩就一定會加持。護持期間不能夾雜任何名聞利養,視往生者之生死如己之生死,必須視他們及其身後無形的苦難眾生為父母親人,念念為他們著想。護持者要把佛法落實在生活中,在言語、身行上遵師教誨,把佛法演出來,令往生者及其家人對佛法生起信心。如七七期間,弟子每天三點起床,繞佛前為張清開示,然後把一天中念佛及善行善念等功德都迴向給他。

  在因緣具足的前提下,整個過程中,護持者首先應幫助往生者建立信願,向他們介紹極樂世界、介紹阿彌陀佛,講明生死的真相,把典型的往生案例光碟等法寶送給他們,使他們對佛法產生認知,生起信心、願心,引導他們念佛求生淨土。然後教往生者真誠懺悔,盡其所能為有緣的無形苦難眾生修積功德,迴向給他們,感動他們,取得他們的諒解。護持者要經常與往生者及其家人溝通互動,了解往生者內心有哪些掛礙,盡力幫助他們解決生活中的實際困難,剷除後顧之憂,打開往生者的心結。在與往生者溝通過程中,要契理契機,闡明要點,使用簡單、易懂的語言,順乎人情,有鼓勵、讚歎,也有呵斥。

  (二)往生者家屬如何護持

  若往生者家人對佛法沒有認知,不了解往生助念,就應該聽從發心護持者的安排,念念為往生者及身後的苦難眾生著想,做好配合工作:了解往生助念的儀軌;家族成員意見要統一;必須給往生者提供安靜、舒適、熟悉的往生環境,照顧好他的生活,謝絕不必要的人事打擾;在護持過程當中,時常提醒他發願、懺悔、信願念佛;家屬自己發心吃素、誦經、念佛、為往生者修積功德(如法布施、立牌位、放生等),給往生者及其身後無形眾生迴向;往生後四十九日內家屬應視死者如視生,同樣做好護持工作,把七個七做好。在為張清送往生期間,張清的母親、妻子、弟弟和妹妹都發心吃素、念佛為他迴向,時時提醒他佛號不斷,全家每日誦《阿彌陀經》,精進念佛。有親屬說,「張清走後你們全家念佛像著了魔一樣」,這句話足以體現了家人的真心護持。

  二、心得體會

  (一)張清何以能往生

  蕅益大師云:「往生與否,全由信願之有無」。 劉老師說:「念佛法門,信尤為重要,是一切善根中的善根,是入門的鑰匙,你不信或不真信,你就拿不到這把鑰匙。」

  張清之所以能往生,靠的就是信願。患病前他曾參加過為我婆婆舉辦的三時繫念法會,親歷了大哥宋喜棟往生的全過程,由此對佛法有了初步的認知。罹患疾病使他再遇佛法,經弟子向他介紹佛法後,他深信切願,依教奉行,毫不懷疑,一句佛號念到底。張清雖然臨終清醒念佛,但他心裡有掛礙,沒能活著走,所幸在中陰身期間有善緣帶他懺悔,勸他放下,提醒他念佛,而他本人又能真誠懺悔,看破放下。加之他生前有願力,「我一定跟佛走,成佛以後一定要度和我一樣的苦難眾生,接母親去極樂世界」,最後一念十念,就能往生。

  (二)張清惡相表法的意義

  借用劉老師對張榮珍居士往生表法的總結,概括張清居士往生惡相表法意義如下:其一、他表的是病苦、無常、死別、惡相之法,這對在場有形無形眾生都是考驗。真修行還是假修行,通過看這張臉就能鑒別出來;其二,眾生愛著相,表這個惡相法,就是讓眾生不要著這個相。二O一一年十二月四日,劉老師在澳洲佛學答問中說:悟梵師就是在給大家表法,表什麼法?破這個相,為什麼要著這個相?有的人就是菩薩來表法了,可能給你表的就是那樣一個臉。這個目的是什麼?讓我們大家不要著這個相。不是說這個臉怎麼好看漂亮他就往生到好地方了,不是絕對的,這個咱大家要想明白,人死後身體不過是一具臭皮囊而已。「凡所有相,皆是虛妄」,放下執著,方能拔除六道輪迴之根。

  (三)修行要靠自己

  我等凡夫,不知道自己何時、何地、以何種方式離開世間,也看不透家親眷屬的因緣,切不可有僥倖心理,將自己的生死大事交由他人。劉老師說:「佛菩薩協助我們、幫助我們,把道理講給我們聽,佛菩薩不能代替我們,路要自己走,不能靠別人,要靠自己。」

  在家修行者一定要從家庭做起,從自身做起,盡好本分,演好角色,扎好三根,把三根落實在日常生活人事物當中,身體力行做出來。弟子謹遵恩師教誨,依照一經、一註,一佛號,賢老光碟來對照,一生修持不拐彎。跟隨恩師的《大經科註》學習,一門深入,長時薰修,不換題目,一句佛號念到底。發願做真佛子,要做恩師上人聽話的好學生,學劉老師,做劉老師,做新時代淨宗念佛法門在家修學的好榜樣,給《無量壽經》會集本作證轉。

  弟子眾等,無限感恩師父上人,近六十年講經不斷,誨人不倦,指導我等發起求生西方極樂世界的無上菩提心,踏上回歸自性之路,我等定當依教奉行,當生成就,以報佛恩、師恩、父母眾生恩。

  後記

  張清居士往生後,他的弟弟妹妹多次跟我交流中談及到:你們這些佛弟子讓我們看到了什麼是真正的修行人,讓我們對佛法有了新的認知,我們也要做你們這樣的人,把愛傳遞下去。他們還向弟子請教佛法的修學等事宜,弟子一一答覆,並幫他們制定了修學功課。

  這三個月來,張清家人發生了很大的轉變:家中都二十四小時播經,老母親每天都念佛,並說等她老了一定上西方找兒子去。妻子、弟弟、妹妹都開始了傳統文化的學習,聽《弟子規》、《了凡四訓》講座、《太上感應篇》講解,誦經、禮佛、念佛,連他小女兒也喜歡上念佛了。

  二O一五年十二月二日,在整理張清居士往生資料即將結束之時,弟子心生感慨,現將一點兒粗淺的心得體會供養給恩師上人及各位仁者、大德座前。

  西歸圓

  學佛必須要像佛 念佛落實在生活

  隨緣度日了舊業 巧把塵勞做功德

  何有氣來何有怨 全是境界來考驗

  感恩眾佛來示現 學會隨緣而不變

  應把一切交彌陀 無須我想要如何

  只要一心把佛念 多劫善根福德現

  待到業了緣盡時 彌陀接我上金蓮

  剎那之間蓮池現 花開見佛父子圓

  慈父知我有悲願 准我娑婆做示現

  我再乘願來報恩 滿我多劫大誓願

  弟子才疏學淺,報告冗長、繁瑣,錯誤之處懇請恩師上人及各位仁者大德予以斧正,無盡感恩,阿彌陀佛!

  慚愧弟子妙音至誠頂禮。

  老法師:妙音,她沒有寫出她的姓名,這篇報告說明她的好友張清居士往生的經過。張居士接觸佛法時間不長,而且是在重病的時候,能夠接受,是他過去無量劫的善根出現,否則的話,一個人在這種情況之下是很難接受的。他的善友、善緣幫助他,能夠在中陰身往生,也就是說家人為他做七,七個七當中往生到極樂世界。確實往生了,因為有很多瑞相,大家有目共睹。參與送終助念都是有緣人,都是有智慧、有福德的人,換句話說,只要自己堅定信仰,信願持名,這些人都能往生。我們在這篇報告當中能體會得到。

  往生到極樂世界,那是我們無量劫的願望得到了圓滿,這個緣分不是這一生成就的。諸佛如來都告訴我們,信願持名是容易,難信,確確實實難信之法。難信,也難行;行很容易,堅持不容易,不退不容易,能夠堅持不退,沒有一個不往生。障礙肯定有,障礙是無量劫來煩惱習氣,內有貪瞋痴慢疑五種思惑,外有怨恨惱怒煩。這個東西要斷,怎麼斷?得看破,看破很容易斷,自然就把它丟掉了。沒有看破,堅持不放,害誰?害自己,別人沒受到你的怨害,自己受到了,就是它障礙你往生,我們不能不知道。

  像這些報告,我們能夠聽到、能夠讀到,都是與極樂世界有很深的緣分。多看幾遍,多讀幾遍,幫助我們放下,徹底放下,幫助我們信心增長、願心堅定,一句佛號念到底。一切處一切時,工作做完了別放在心上,即使是善心善行,都不放在心上。為什麼?那是三善道的因,你要沒放下,將來三善道去了;三善道在六道,沒出離,帶給我們無盡的麻煩、痛苦,所以要放下。善心、善行都要放下,惡念、惡事當然不肯幹了,還會都放在心上嗎?善惡二邊都不沾,跟六道沒緣,一心想念極樂世界,沒有一個不生淨土。

  所以往生淨土,經念多了、聽多了自然就相信了,沒有絲毫懷疑,我們往生的條件具足了信願。佛號要念,我講得很多,不念佛,往生沒品位,沒有品位去不了。所以四十八願第十八願說,臨命終時,一念、十念都能往生,為什麼?一念十念是下下品往生,有品位。如果完全不念,有信有願,沒有品位,沒有品位到極樂世界去,沒有你的座位。那怎麼辦?你回來了。這個理、事都得要搞清楚、搞明白。祝福大家一生決定生淨土,我們將來在極樂世界大團圓。

  今天時間到了,我們就學習到此地。